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二章 共死
    放在她胸口的玄火鑒,漸漸地平息下來,所有的光芒,慢慢消失。張小凡忽然驚覺,在下方那曾經翻滾的巨大火龍,不知什么時候,也消失不見了。

    真的,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怔在當地,千百萬個念頭在腦海中激蕩著,可是,卻依然覺得,腦海里一片空白。

    六尾白狐沉默了許久,才緩緩抬起了頭,向著張小凡道:“少年郎,你過來一下?!?

    張小凡慢慢的走了過去,而在他身后,那條甬道之中,呼嘯風聲,已經越來越大!

    六尾白狐依然緊抱著身前那具已經毫無知覺的身體,臉sè不知何時,已經恢復了平靜,甚至連聲音,也寧靜如水:“你幫我一個忙好嗎?”

    張小凡沉默一下,道:“什么?”

    白狐看了一眼懷里的女子,靜靜地道:“把我們兩個,一起扔到下面的巖漿里去吧!”

    張小凡猛抬頭,退后了一步。

    白狐看著他,一言不發。

    張小凡張大了嘴,仿佛想說些什么,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只覺得自己的眼眶里,忽然像被火焰炙烤一般,開始發熱。

    他重重的點頭。

    白狐微笑,抱緊了懷里的女子。

    一步,兩步,張小凡捧著緊緊擁抱在一起的兩只狐貍,向著平臺的盡頭,緩步而去。

    熊熊的熱浪,在他的腳下,奔騰咆哮。

    終于,他走到了盡頭,站在這生與死的邊緣。

    白狐的臉sè,忽然好看了一絲絲。它抬頭,望著這個少年。

    沒有人看到,張小凡此刻的表情。

    然后它忽然微笑,仿佛所有的恩怨都已忘卻,只像年老的長輩凝視著少年。

    “少年郎,何必如此?”

    張小凡沒有說話。

    白狐輕輕拿起依然放在那女子胸口的玄火鑒,用它最后的力氣,拉起張小凡右手的衣袖,用兩端紅sè的絲穗,將玄火鑒綁在他的胳膊之上。

    “這是我們狐族用無數xìng命換來的無上神物,送給你當紀念吧!”它微笑著,同時全身開始再一次地劇烈發抖,嘴角也流出了黑sè的血:“不過,你可不要讓別人看見了……”

    他的聲音,終于,也低了下去。

    張小凡咬緊了唇,深深呼吸,然后,松開了雙手。

    遠處,隨著一聲轟隆巨響,碧瑤和石頭,以及焚香谷的李洵、燕虹二人,從甬道之中如電般shè出,現身在平臺之上。正好看見,張小凡將那兩只狐貍,丟入巖漿之中。

    張小凡站在平臺盡頭,對身后的事恍如不覺,怔怔地望著那在空中翻滾著的身影。

    不知哪里吹來的風,掠起了他的衣襟。

    有淡淡的光芒閃過,那個柔媚女子在翻轉的婉約中,褪去了人世的衣裳,現出了真身,一只美麗的三尾狐貍。

    兩只失去生命卻依然美麗的狐貍,緊緊擁抱,在空中翻滾著,向下落去。直到伴隨著一聲低沉的聲音,他們溶入了那個湖面,再也不見蹤影。

    碧瑤有些擔心,走上前去,大聲叫道:“小凡……”

    可是那個少年,如若不聞,只是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

    從火龍洞出來,再經過黑暗的黑石洞,終于回到了地面之上。此刻,天sè已經大亮了。

    每一個人,都長長出了一口氣,包括李洵和燕虹??此麄兌说纳袂?,也有幾分疲倦,可想而知,昨晚被他們四人聯手才擊敗的那只叫“大黑蛭”(注一)的怪物,也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但只有張小凡,卻不知怎么,一直沉默著。

    站在他身邊的碧瑤,輕聲地詢問他,張小凡只是搖了搖頭。

    李洵往這里看了一眼,走了過來,對著張小凡道:“原來張師弟竟然得脫大難,從那死靈淵下逃了出來,真是可喜可賀?!?

    張小凡勉強一笑,點了點頭,回禮道:“多謝李師兄?!?

    這時燕虹也走了過來,她的神情就比李洵要緩和多了,微笑道:“張師兄,你福緣深厚,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闭f到這里,她忽地一笑:“說起來當初在死靈淵下的時候,因為找不到你,你同門的那幾位可真是急得不成樣子,特別是你那位陸師姐啊……”

    張小凡心中一動,抬起頭來,向燕虹看去,卻見她臉上似笑非笑,向旁邊的李洵看了一眼。

    李洵感覺到燕虹看來的眼光,難得的笑了笑,不過眼神深處卻隱隱有道光芒閃過,緩緩點頭道:“不錯,你那幾位同門都很擔心你,你還是早些回去報平安吧!”

    張小凡心下有些感動,微微欠身道:“多謝二位?!?

    燕虹微笑回禮,眼角余光卻在無意中瞄到了站在張小凡身旁的那個綠衣女子,容貌俏麗,但此刻臉sè卻有了幾分yīn沉。

    燕虹一向細心,立刻就留上了意,不由得多看了碧瑤兩眼,當下向張小凡道:“張師兄,請問這兩位是……”

    張小凡轉過頭去,道:“哦,這一位名叫石頭,是正道修真‘金剛門’大力尊者門下弟子?!?

    然后他向石頭道:“石大哥,這兩位是焚香谷門下的李洵師兄以及燕虹師姐?!?

    石頭一聽,登時肅然起敬。在天下修道人的眼中,焚香谷聲名赫赫,絕不在大名鼎鼎的青云門之下,當下見禮道:“二位有禮了?!?

    李洵與燕虹欠身還禮。燕虹微笑道:“石大哥的道行很高呢!”

    石頭臉上一紅,但他乃是直腸子的人,臉上不由得便有幾分得意顯露出來,笑道:“過獎了?!?

    燕虹笑著轉過了身子,看了一眼碧瑤,對張小凡道:“那這位姑娘呢?”

    張小凡窒了一下,沒有說話。碧瑤站在他的旁邊,目光漸漸冷了下來。

    倒是石頭看他們不說話,便笑著道:“這位是碧瑤姑娘,乃是張兄弟的朋友,修行很深的?!?

    李洵看了碧瑤一眼,卻見她無意打招呼,便把頭也轉開了。但燕虹卻似乎對碧瑤很是留心的樣子,微笑道:“??!原來是碧瑤姑娘,不知道你出于哪一家門下?”

    碧瑤看了張小凡一眼,卻見他沉默不語,忽地冷笑一聲,道:“我無門無派,天生孤獨,偶而幫人一次,卻也被人嫌棄!”

    張小凡聽在耳中,皺起眉頭。燕虹卻微笑著打量著她。

    這時李洵在前頭咳嗽一聲,向著張小凡道:“張師弟,我有一件事想請教你一下?!?

    張小凡不敢怠慢,道:“李師兄有話請說?!?

    李洵看著他,緩緩道:“張師弟是最先一個進入火龍洞的人,請問在那洞中,或是在那白狐身上,可曾見到一個玉環,中間有火焰圖騰,兩端有紅sè絲穗的法寶嗎?”

    張小凡心頭一跳,旁邊的石頭卻已經大聲叫道:“有??!有??!昨晚我們和三尾妖狐斗法的時候,就看到她用這個法寶了?!?

    李洵和燕虹同時面露喜sè,但燕虹心思較為細密,轉念一想,向李洵道:“那怎么我們昨晚下去時,三尾妖狐卻不祭出玄火鑒?”

    李洵淡淡道:“她用玄火鑒召出火龍與我們相抗,那玄火鑒必定就在她身上?!?

    燕虹沉吟點頭。李洵轉向張小凡,道:“張師弟,那玄火鑒乃我師門重寶,關系甚大,不知道你可曾見到過?”

    眾人目光睽睽,一時都注視到張小凡的身上。張小凡深深呼吸,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沒有?!?

    李洵一怔,皺起眉頭。

    燕虹的眼光在張小凡身上轉了轉,沉吟道:“怎么,張師兄與‘三尾妖狐’還有那‘六尾魔狐’斗法的時候,他們居然沒有用這玄火鑒嗎?”

    張小凡又是沉默了片刻,道:“昨夜我誤打誤撞進了那個火龍洞之后,發現那白狐,就是你們說的那六尾魔狐已經身懷重病,奄奄一息了。到后來三尾妖狐進來的時候,可能是與你們四人在外面斗法,也是元氣大傷。我沒花什么力氣,就把他們打,打下去了?!?

    燕虹與李洵臉上立刻都有了失望神sè。燕虹轉過頭,向李洵看去,李洵淡淡道:“從火龍洞出來之前,我已經仔細找過那附近地方,都沒有玄火鑒的蹤影,只怕是和他們一起掉到巖漿里面陪葬了?!?

    燕虹嘆息一聲,隨即道:“算了,李師兄,不管怎么說,我們除去了妖狐余孽,也算對師門有個交代?!?

    李洵點了點頭,隨即轉過身來,對著張小凡等三人一拱手,道:“既然如此,我與師妹二人還需回焚香谷稟告師門,那就先走一步了?!?

    張小凡與石頭連忙道:“二位請便?!?

    只有碧瑤卻依然臉sè沉沉,站在一邊,動也不動。

    李洵點了點頭,對燕虹道:“師妹,我們走吧!”

    燕虹微笑點頭,但又似突然想起什么,轉過頭來對張小凡道:“張師兄,最近魔教又蠢蠢yù動,青云門會合其余正道之士,在東海流波山相聚,聽說你師父一脈都有前去,你何不前往相會?”

    張小凡吃了一驚,隨即面有喜sè,道:“真的嗎?他們都有去流波山??!那我馬上就動身前去?!?

    燕虹微笑點頭,道:“那就好了,我與李師兄回師門一趟之后,說不定也要過去,到時候有緣再見吧!”

    說罷,轉過身子,與李洵一道走了幾步,燕虹忽然又回過頭來,卻是對著碧瑤微笑道:“碧瑤姑娘,你腰上的那個金鈴,真是好看?!?

    碧瑤臉sè一變,她腰間的金鈴,自然就是她與張小凡被困在死靈淵下滴血洞中時,得到金鈴夫人所留下的“合歡魔鈴”。

    這一下突然被燕虹說起,幾乎是錯以為這焚香谷的溫柔女弟子已看破了自己的身分。

    但燕虹只說了這一句話,卻如沒事人一般,只是對她笑了笑,便與李洵離開了。

    碧瑤皺起眉頭,心中驚疑不定,忽有所覺,向旁看去,只見張小凡也向她看了過來。

    當下三人也離開了黑石洞外的這片樹林,其間經過昨晚那個滿月之井,碧瑤記起三尾妖狐曾幾次追問張小凡在里面究竟看到了什么,便也問了他幾句。張小凡先是一怔,卻沒有回答,只是搖頭而已。

    碧瑤心中有氣,便不再問他,但心中倒是十分好奇,逕自走了過去。她從那古井上看了下去,只見井里深幽,井水清澈,倒映著自己面容,十分美麗,卻沒有什么其他的異樣,便也不放在心上了。

    他們出了林子,回到小池鎮上,鎮長和其他百姓們早就等著心焦,一見他們身影,立刻就圍了上來。

    當聽到石頭大聲說這妖孽已除,rì后諸位鄉親可以安心生活的時候,眾人歡聲雷動,個個興高采烈。

    張小凡站在旁邊,望著歡喜的人群,心里頭卻是一陣迷茫,眼前又浮現出那兩只妖狐的身影。

    適才李洵向他詢問玄火鑒的時候,他自然知道他們要找的東西其實就綁在自己的手臂之上,但腦海中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只白狐說的話來。

    其實說起來,他與那六尾魔狐相見不過一晚,絕談不上什么交情,但眼看著三尾妖狐決然自盡,六尾魔狐更是抱著她一起躍入熾熱巖漿之中,那驚心動魄的場景到現在依然如在眼前。

    他深心處,竟是對那妖狐有了親近之心,便莫名其妙地向李洵二人推脫不知,瞞了過去。

    石頭好不容易才從人群之中脫身出來,向他二人使個眼sè。張小凡與碧瑤朝他身后看去,只見諸位鄉親父老意猶未盡,各個面帶笑容還待圍了上來。

    石頭轉身向眾人道:“諸位,請聽我一言,此間事已了,我等也要繼續修行,今rì就在此別過。至于說什么銀兩感謝之物,在下與這兩位同伴一并謝過了,但銀兩乃身外之物,要之無用。諸位請回吧!”

    說罷,他快走幾步,一拉張小凡,低聲道:“快走?!?

    眾百姓只見那三人化做幾道電光,呼嘯兩聲便不見身影,唏噓不已,聚在一起議論了一陣,便漸漸散了去。

    但在眾人散去之后,在街道拐角處,卻有一老一少走了出來,望著他們三人消失的方向,眺望看去,正是算命先生周一仙和他的孫女小環。

    周一仙往那方向看了幾眼,見左右無人,對小環低聲道:“想不到那三尾妖狐雖然有玄火鑒在手,居然還是被這些人給除了?!?

    小環手里拿著一串新買的冰糖葫蘆,津津有味地吃著,口里道:“如果那法寶真的像你說的那么厲害,三尾妖狐又怎么會有事?我看那玄火鑒什么的,多半也是徒有虛名而已?!?

    周一仙皺眉道:“玄火鑒乃是上古神器,不容置疑,我看多半是那三尾妖狐道行不夠,不能將玄火鑒威力全部施展開來。再加上昨晚又來了兩個焚香谷的厲害人物,她也是劫數難逃??!”

    小環看了他一眼,道:“你說,那玄火鑒被誰得到了?”

    周一仙聳了聳肩膀道:“多半便是被焚香谷的那兩個弟子收回去了,算了,唉!本來還想進去看有沒有什么好東西的,沒想到……”

    小環“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個冰糖葫蘆的核,道:“那我們現在去哪里,爺爺?”

    周一仙微一沉吟,道:“我聽說最近正魔二道的人物,紛紛都往東海而去,不知道有什么緣故。而且看剛才那三人去的方向,正是東方,不如我們也跟過去看看吧!”

    小環呵呵一笑,道:“那我們走吧!反正我們去哪里都是一樣?!?

    ※※※

    張小凡等人走后,小池鎮又恢復了往rì的平靜,那個黑石洞里,自然就再也沒有什么妖怪出來為害百姓。但奇怪的是,不久以后,黑石洞外的那個樹林之中,莫名其妙地多了許多野獸,其中還有些模樣怪異的,小池鎮上的百姓以往都未曾見過。

    接下來的rì子里,有不慎誤入樹林的人,十個有九個便再也沒有出來。不過這些怪獸卻有一個特xìng,那便是不會從那個樹林中出來。到后來小池鎮的百姓發現了這一點,便再也無人前去那個樹林。

    年深月久,那處便越來越是荒涼,毫無人煙,更無人記得,在那樹林之中,曾經發生了什么事。

    小池鎮上的百姓在張小凡等人走后,感嘆之余,rì后便在這鎮上東邊,一起修了座仙人祠堂,上供著三位神仙:中間一位壯碩高大,如金剛模樣,旁邊各是一男一女。女的頗為美貌,但那男子卻十分古怪,手中拿著一根燒火棍模樣的東西。

    ※※※

    其后歲月深遠,后人早忘了今rì之事,但小池鎮上仙人祠堂香火卻十分旺盛。雖然有好事者多方考證,卻始終猜不出這是天上的哪一路神仙,說他們是小池鎮上的土地菩薩,卻是不像。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香火太久便有了靈氣,據說到這仙人祠堂拜神請愿的,居然十分靈驗。名聲傳開之后,附近十里八鄉的人也跑了過來參拜,有保佑發財的,有祈愿為官的,到后來懷孕的婦人乞愿生子,居然也過來參拜石頭等人的神像。

    不知他們三人若是得知此事,又是何種感想?

    ※※※

    注一:“神魔志異?妖獸篇”──大黑蛭:上古異種,居于yīn暗地穴之中。體碩大,高十丈,有觸手,長逾數丈,食肉,有近者無不掠之而食,不見骨矣。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