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四章 禪室
    驚雷,閃電,狂風,暴雨,似乎一直都在耳邊呼嘯不停,腦海中那般的混亂,渾渾噩噩,似乎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誰了?只是在劇烈的痛楚中,感覺著一陣陣風雨從身旁掠過,向著某個未知的地方而去。

    身旁似乎有人在說話,那話語聲音頗為陌生,聽來有幾分焦灼,隱隱聽到:‘他好像有點不對勁,你快看看?’

    一只冰涼的手在他身上游動查看,片刻之后愕然道:‘他怎么傷得這么重?’

    旁邊那人怒道:‘廢話,他在那誅仙劍下,你以為……’

    后面的話他沒有再聽清了,因為這時一陣眩暈襲上他的腦袋,差點就昏了過去,在迷糊之間,他只隱約感覺天際依然在轟鳴,驚雷陣陣。

    身旁的人似吃了一驚,連忙查看,那手上冰涼的氣息,令他稍微清醒了片刻,聽見那人急道:‘糟了,他額頭火燙,怕是發了高燒……’

    原來自己還發燒了么?

    這是鬼厲最后一個想法,之后,他再一次昏暈了過去,沒有了知覺。

    一陣轟鳴,把他從無意識的情況下喚醒,第一個反應,他以為那還是天際炸響的驚雷。只是不知怎么,雖然人有些清醒過來,眼前卻仍是一片黑暗,他拚命想睜眼看看四周,卻愕然發現,自己的眼皮竟還是閉合著,睜不開眼。

    隨后,一陣劇痛傳來,卻不是從他重傷的胸口,而是從喉嚨間,他下意識動了動嘴,嘶啞而輕微地叫了一聲:‘水……’

    周圍仿佛沒有人,只剩他獨自一人無助地躺在地上,喉嚨中的干渴感覺越來越厲害,就如火燒一般。他的嘴唇輕輕動了動,身體中竟不知哪來的力氣,微微移動了身子,而腦海中的意識,似也更清醒了一些。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聲音,這聲音與往常不同,卻仿佛似曾經聽過的,有幾分熟悉,說話聲調中帶著幾分驚喜,道:‘你醒了,師兄,快過來,他醒了……’

    周圍猛然安靜了一下,片刻之后立刻有個腳步聲迅速接近過來,走到鬼厲面前。鬼厲掙扎著再次想要睜開眼睛,但不知怎么,這一次,他全身的氣力都完全消失了,只模模糊糊望見了兩個人影蹲在自己身旁,而在人影的背后,似乎黑乎乎的還有幾個黑影。至于這些人的面容,他卻是一個也看不清楚。

    ‘水……’他再一次地低聲說著。

    這一次,周圍的人聽懂了。

    ‘快,拿水來,快點?!?

    腳步匆匆,來往奔走,須臾之后即有人跑來,隨即一只冰涼的手將他的頭小心扶起,一個碗沿般的東西靠在了他的唇邊。

    清涼的水,接觸到他干裂的嘴唇,鬼厲臉上肌肉動了動,費力地張開口,將水一口一口喝了進去。那清水進入喉嚨,如甘泉灑入旱地,立刻緩解了那火燎一般的痛楚。

    鬼厲心頭一松,立時一陣倦意上來,再度又昏睡了過去。

    旁邊的人都吃了一驚,立刻有人過來給鬼厲按脈,片刻之后方松了口氣,道:‘不礙事的,他是傷勢太重,又兼發燒,體力消耗殆盡所致,眼下并無xìng命之憂?!?

    此言一出,周圍人影似乎都松了口氣,隨后,似乎有人看著鬼厲,輕輕嘆息了一聲。

    這一睡去,又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其間鬼厲醒過數次,但無不是片刻清醒之后又立刻昏睡過去,印象中,他只記得身旁始終有人守候。

    恍恍忽忽中,他看到了許多人,年幼時的父母,天真美麗的師姐,刻骨銘心的碧瑤,若即若離的陸雪琪,還有許多許多人,都一一在身前閃爍而過,有一次,他甚至覺得自己看到了十年前天音寺的法相、法善師兄弟,正坐在他身邊為他頌經念佛。

    他那時苦笑了一下,但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這個苦笑,臉上能否表現出來,或許,終究也只是一場夢幻罷了。

    就像是,這一場顛倒的人生,如夢如幻!

    何必為我頌經呢?

    頌經,又有什么用呢?

    在鬼厲片刻清醒的時候,他在腦海中這般悄悄想過,然后,他又昏了過去。

    ‘咚……咚……咚……咚……’

    仿佛是回蕩在天邊的低沉鐘聲,悠悠傳來,將他從深深夢魘中喚醒,那沉沉鐘聲,由遠及近,緩緩的,似乎敲入了他的心底。

    第一次的,他竟沒有睜開眼睛的沖動,就這么安靜地躺著,不去想不去管,自己身處何方,身外是何世界?

    大千世界,此刻卻只剩下了陣陣低沉鐘聲。

    ‘咚……咚……咚……咚……’

    鐘聲悠揚,仿佛永遠也不會停下,就這般一直敲打下去。他側耳傾聽著,呼吸平緩,全部jīng神都融入到這平緩的音sè里,再也不愿離開。

    多久了,他竟是第一次這般心無掛礙地躺著。

    有誰知道,背負多少重擔的rì子,該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只是,這個小小天地,終究也是不能持久了,一陣腳步從遠及近,向他處身之地走來,打亂了他的思路。

    那本是敲打在心間的鐘聲,陡然間似乎離他遠去,一下子遠在天邊。

    默然,嘆息……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

    佛!

    這竟是他第一眼所望見的。

    一個斗大‘佛’字,高懸屋頂,圍繞這個佛字,周圍一圈金sè花紋團團圍住,然后順著外圍,一圈圈jīng雕細刻著五百羅漢神像,又形成一個大圈。諸羅漢盡皆一般大小,但神態身形盡數不同,排列成行,端正無比。然后,在大圈外圍乃是藍底黑邊的吊頂,比中間佛字圈高出二尺,其上畫風又有不同,乃是正方形方格,每方格一尺見方,金sè滾邊,內畫有麒麟、鳳凰、金龍、山羊等佛教吉祥瑞獸,這些圖案,卻是每個方格中一樣的。

    雖然對雕刻建筑并不在行,但只看了一眼,鬼厲便知道此乃是鬼斧神工一般的手筆。房頂上,這一片圍繞佛字的內圈之中,垂下兩個金sè鏈條,倒懸著一盞長明燈,從下向上看去,大致是三尺大的一個銅盆,里面想來是裝滿著燈油的。

    鬼厲皺了皺眉,又轉頭向四周看去,只見此處倒像極了是一間寺廟內的禪房,房間頗為寬敞,四角乃是紅漆大柱子,青磚鋪地,門戶乃桐木所做,兩旁各開一個窗口,同樣使用紅漆漆上,看去十分莊重。一側墻壁上懸掛著一幅觀音大士手托凈水玉露瓶圖,下方擺著一副香案,上有四盤供果,分別為梨子、蘋果、橘子、香橙;供果之前立著一個銅爐,上面插著三枝細檀香,正飄起縷縷輕煙,飄散在空氣之中。

    而另一側的墻邊,便是鬼厲所在。此處擺著一張木床,古樸結實,并未有更多裝飾,想來是出家人并不在意這等東西,房間也是一般簡樸,除了上述東西,便只有擺在中間的一張圓桌,周遭四張圓凳。桌子一字都是黑sè,桌上擺放著茶壺茶杯,乃樸素瓷器。

    也就在這個時候,腳步聲已經到了門外,這間禪房的門‘吱呀’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了,一個人邁步走了進來。鬼厲向他看去,不禁怔了一下,卻是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的年輕小和尚,手里托著木盤,上面放著一個新的水壺,走進來卻也沒有向鬼厲這邊看來,而是直接走向房間中的桌子,將桌子上的茶壺與手中木盤上的那個調換了一下。

    ‘你……是誰?’鬼厲開口問道,但是才說了一個字,突然便覺得喉嚨疼痛,雖然沒有上次自己昏迷時那般劇烈的火燒火燎,但也極不好受,聲音也頓時啞了下來。

    雖然如此,也把那個小和尚嚇了一跳,立刻轉身看來,動作著急之下,還險些把手上的木盤給打翻了。

    ‘??!你醒了?’那小和尚似是頗為驚訝,但眼中卻有喜sè,笑道:‘那你等等,我立刻叫師兄他們過來看你?!?

    說著,他就yù向門外跑去,鬼厲沖著他的背影,嘶啞著聲音問道:‘小師父,請問一下,這里乃是何處?’

    那個小和尚回頭一笑,面上神情頗為天真清秀,微笑道:‘這里?這里當然就是天音寺了??!’

    天音寺!

    鬼厲一下子呆住了,如被驚雷打中。那小和尚一路小跑跑開了,想來是去叫人的,只剩下鬼厲一個木然躺回床上,心中混亂無比。

    天音寺……

    他心頭驚疑不定,但不知怎么,卻另有一番苦澀之意,從深心之中泛起。

    天音寺……天音寺……普智……

    遠處隱隱傳來說話聲音,同時有幾個腳步向這間禪房走來,有人似低聲向那個小和尚問些什么,那個小和尚顯然年紀不大,天真活潑,笑聲不斷地回答著。

    不知怎么,聽著那些問答,鬼厲竟一時出了神,不去想現在自身處境,也不想往rì仇怨,此時此刻,他突然竟無端端羨慕起了這個平凡的小和尚了。似他這般天真活潑的樣子,或許還不知人世也有苦楚仇恨吧?

    年少無知,卻反而是我們這許多年來,最感幸福的rì子么?

    腳步聲戛然而止,就在門外,有人對小和尚道:‘你就不用進去了,不如你現在就去后院通報給方丈大師,就是張小凡施主已經醒來了?!?

    小和尚笑道:‘也好。不過法相師兄,你可是說好了要教我修習大梵般若了,這可不能反悔?!?

    門外那人笑道:‘小家伙,恁地貪心,快去罷,我答應了你,自然不會反悔?!?

    那小和尚顯然是十分高興,呵呵一笑,蹦蹦跳跳去了。木門開處,吱呀聲中,仿佛有人在門外停頓了一下,深深呼吸,然后,走了進來。

    果然便是法相,跟在他身后的,還是那個高高大大的和尚法善。

    一身月白僧衣,白凈臉龐,手中持著念珠,法相看去的模樣,仿佛這十年間絲毫都沒有變化。只見他緩緩向鬼厲躺著的木床走來,待走到床鋪跟前,眼光與鬼厲視線相望,兩個人,竟都沒有了話語。

    房間的氣氛,一時有些異樣,片刻之后,法相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合十向鬼厲行禮道:‘張施主,你醒來了?’

    鬼厲眼角抽搐了一下,忽地冷冷道:‘我不姓張,那個名字我早忘了?!?

    法相面容不變,只望著鬼厲,過了一會輕聲道:‘用什么名號自然是隨你自己的意思,只是,你若連姓也不要了,可想過對得起當年生你養你的父母么?’

    鬼厲臉sè一變,哼了一聲,卻沒有再說什么,轉過頭去,不再看他。

    法相也沒有怪他的意思,他與法善二人,看著這個被天下正道唾棄的魔道妖人的時候,眼神中竟完全都是和善之意。法善從背后圓桌旁邊搬過兩張椅子,放在床邊,低聲道:‘師兄請坐吧!’

    法相點了點頭,在椅子上坐下了,看向鬼厲,道:‘你現在身子感覺如何?’

    鬼厲不用他問,其實早就暗中查看過自己身體,原先胸口被重創至骨折的肋骨已經完全被接好,此刻用厚厚繃帶綁住,顯然是幫助固定著,至于肩上身上那許多皮外傷,也一一都被包扎完好,傷口中雖然不時傳來痛楚,但隱隱有清涼之意傳來,顯然傷口上敷了極好的傷藥,才有這等療效。

    法相見他沒有回答,也不生氣,微笑道:‘你昏迷的時候,我已經幫你把斷骨接好,其他皮外傷并不嚴重,只是你內腑受了重創,非得細細調理方能完好,也虧得你身體強壯,否則縱是修行深厚之人,在那樣重傷之下,只怕也是不免?!?

    他頓了一下,又道:‘剛才我那個小師弟也和你說了吧!此處便是天音寺,你在這里除了我們寺中少數幾個人,天下無人知曉,所以很是安全。你只管在這里好生養傷就是……’

    鬼厲突然打斷了他的話,直視他的雙眼,道:‘是你們救了我?’

    法相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回頭與法善對望了一眼,法善低頭,輕輕念了聲佛號。

    法相轉回臉,不再猶豫,點了點頭,道:‘是?!?

    鬼厲哼了一聲,道:‘別告訴我你們不知道,你們這般舉動萬一被青云門知道,那會是什么局面?’

    法相淡淡道:‘我自然知道?!?

    鬼厲冷笑道:‘既然如此,你為什么還要背著師長來救我這個魔教妖人?’

    法相向他看了一眼,不知怎么,目光中卻有些異樣。

    鬼厲皺眉道:‘你看什么?’

    法相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背著師長來救你的?’

    鬼厲一怔,道:‘什么?’

    法相悠然道:‘青云門當年七脈諸首座皆非尋常人,個個有不凡之處。風回峰首座曾叔常亦是其中之一,當rì與他一戰,要纏住他且短時間內不可暴露我門道法,這等功力,我自問還做不到的?!?

    鬼厲盯著法相,注視良久,法相坦然而對,微笑不改。許久,鬼厲忽然閉上了眼睛,不再看法相。

    法相點了點頭,道:‘你重傷未愈,還是需要多加休息才是?!?

    鬼厲閉著眼睛,忽然道:‘你們為什么要救我?’

    法相沉默了片刻,淡淡道:‘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

    鬼厲深深吸氣,道:‘為什么?’

    法相低聲頌了一句佛號,道:‘你也不必著急,等過幾rì你傷勢大好了,自然會有人告訴你的?!?

    鬼厲睜開眼睛,皺眉道:‘誰?’

    法相嘴角動了動,似又猶豫了一下,但終于還是道:‘告訴你也無妨,便是我的恩師,天音寺方丈普泓上人!’

    鬼厲一時怔住了,片刻之后,他看法相那張臉龐,料知是再也問不出什么了,干脆長出了一口氣,埋頭躺下。

    遠處鐘聲悠揚,又一次幽幽傳了過來。

    ‘咚……咚……咚……咚……’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