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人物清樣之四

正文卷 人物清樣之四

    八大寇3——王嘉胤

    白日里響晴響晴的,極目四望也看不見一朵云彩,只有這天藍的讓人眼睛發綠。

    王嘉胤勒一勒褲腰帶,吞咽一口充盈口腔的酸水,勉強從地上站起來極目四望。

    指頭長的禾苗葉片耷拉著沒有半點精氣神,只是懶懶的站在黃土上從腳下鋪向遠方。

    剛剛澆過的水在地上沒有留下多少痕跡,只有腳下的幾株禾苗根部在他陰影的籠罩下還有一點潮氣。

    身子稍微挪開一點,那點潮氣也就被毒辣辣的太陽給吸干了。

    汗水濕透了衣衫,只要停下,很快就干了,熱乎乎的風吹在身上感受不到半點涼氣。

    小兒子踉踉蹌蹌的挑著一擔黃湯水從溝底下慢慢走上來,才走進地里,就急不可耐的將泥湯倒在地里……

    “爹,水塘里沒水了?!?

    王嘉胤擺擺手道:“告訴你娘,不用挑水了,如果這兩天再不下雨,今年的收成就完了,回家去,躺在陰涼處睡覺,不費這個力氣了,能不能活就看老天了?!?

    “爹,不救了?”王嘉胤的的大兒子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王嘉胤瞅瞅辛勞的兒子搖搖頭道:“沒救了?!?

    大兒子一屁股坐在地邊的石頭上,又被滾燙的地面燙的跳了起來,沒有叫喚,只是把目光落在蔫蔫的禾苗上低聲道:“爹,家里人口多,糧食不夠吃,讓弟弟留在家里,我當兵吃糧去!”

    王嘉胤苦笑道:“地里不長莊稼,當兵的也沒有糧食吃!”

    大兒子王猛道:“既然府谷不成,我就去榆林總兵府當差吧,那里總不會沒吃的?!?

    王嘉胤探手摸摸大兒子稚嫩的臉道:“回家去,爹總有法子的?!?

    全家人頂著大日頭挑著水桶往家走,同樣往家里走的還有很多鄉親。

    年景好的時候,西北地的百姓在勞作一天之后,總會帶著歡喜唱上一兩句,現在,每個人都像被霜打過一般,有氣無力的。

    這賊老天就不給人活路,不下雨也就罷了,連河溝里的水也不給人留一點。

    小兒子生性活潑,路過一個爛泥塘的時候赤著腳跳進去,東摸西摸之下,居然從爛泥塘里摸出幾尾泥鰍,牢牢地抓在手里向父兄炫耀。

    王嘉胤嘆息一聲,就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災難近在眼前!

    去年的收成就不好,家里本來就沒有多少余糧,現如今又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

    才回家,王嘉胤就看到自家門口趴著一個人,匆匆過去,把人翻過來才發現是自己昔日的袍澤黃皮子。

    摸一摸鼻息,發現人已經暈過去了,王嘉胤對妻子王氏道:“熬點粥吧!”

    王氏有些猶豫,見王嘉胤面色難看,就匆匆的去了。

    “把小二剛抓的泥鰍放進去?!?

    王嘉胤淡淡的吩咐妻子一聲,就抱著黃皮子進了家門。

    “爹,他怎么了?”

    小兒子搖晃一下黃皮子,沒見他動彈,就問父親。

    “還能怎么樣,是餓的唄!”大兒子王猛沒好氣的道。

    王嘉胤從大缸里舀出一瓢水,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一瓢水下肚,饑餓感更加的強烈。

    小米粥端來了,請的能照見人影,里面還混雜著一星半點的肉絲。

    即便是在睡夢中,黃皮子對食物的渴望也沒有減少一星半點,自從嘴巴搭到粥碗上,就再也不愿意松開。

    一條八尺長的漢子,在吃了一碗粥之后,也就活過來了,黃皮子的眼睛才睜開,確認了身邊的人之后,就一把拉住王嘉胤道:“王大哥,沒活路了!”

    王嘉胤面無表情的道:“我這里也沒有活路!”

    黃皮子瞅瞅王嘉胤身邊的王猛跟王豹沒有說話。

    王嘉胤揮揮手就讓兩個兒子離開,自己把身子坐正,瞅著虛弱的黃皮子道:“有什么章程?”

    “張希財家里有錢,有糧!”

    王嘉胤笑道:“人家的老子是礦監,家里有錢,有糧食是應該的?!?

    黃皮子咬著牙道:“憑什么我們要餓死了,他們穿綾羅綢緞,吃山珍海味!就憑他老子是太監?

    如果割掉胯下的那玩意能吃飽肚子,老子也愿意割掉!

    一根**能讓全家人吃香的喝辣的,千值萬值!”

    王嘉胤仰天無聲的笑了一下,低聲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去搶這根**?”

    黃皮子獰笑道:“先混個肚子圓再說!”

    王嘉胤想了一下道:“張希財家財萬貫,養了不下一百個刀客護院,再加上張家大院墻高,想要攻破很難?!?

    黃皮子嘿嘿笑道:“張希財秉承了他太監老子的習性,仗著自家有錢糧,覺得付谷縣大旱了,該是他大發橫財的時候,對刀客們非??量?,最近放印子錢,放的不亦樂乎,不知道跟哪一處青樓搭上線了,貧苦人家的閨女,只要稍微有點姿色一個都不放過。

    刀客中有一個張勝田的,跟張希財是本家,欠了錢還不上,這狗日的就把張勝田的閨女給搶走了,當晚就想給禍禍了,沒想到那閨女性子烈,一頭碰死在桌子角上了。

    張勝田去找張希財理論被人家給打斷了腿丟出來了,前幾日我在亂葬崗見到了張勝田,這家伙告訴我,他挖了一條地道進了張希財家里,原本是用來救自家閨女的,沒想到閨女死了,他的腿也被打斷沒了指望。

    現在,就希望有人能幫他殺了張希財!

    大哥,我覺得這件事可以做,現在就等您招呼兄弟們一聲!”

    王嘉胤瞅著黃皮子道:“這事你還給誰說了?”

    黃皮子連忙道:“就只給您說了?!?

    “帶我去見見張勝田!”

    黃皮子支撐著身子站起來,急不可耐的就往外走。

    王嘉胤見黃皮子腳步踉蹌,就笑道:“再喝一碗粥!”

    傍晚的時候,王嘉胤從外邊回來了,打發妻子帶著小兒子回了娘家,自己就帶著長子王猛挑著兩擔柴火,準備連夜去府谷縣賣柴。

    離開了村子,王嘉胤就放緩了腳步,帶著兒子離開了大路慢慢的走進山里。

    一堆篝火正在熊熊燃燒,上午還跟死狗一樣的黃皮子,此時坐在火堆后面大嚼著什么,一邊吃一邊口沫橫飛的向圍攏在火堆周圍的的人說這些什么。

    “張希財家的驢被我殺了!”

    黃皮子見王嘉胤過來了,就笑嘻嘻的站起來將一條烤的金黃的肉遞給了王嘉胤。

    王嘉胤把肉遞給身后的兒子冷冷的對黃皮子道:“引開張家大院里的刀客了嗎?”

    黃皮子大笑道:“老子殺了他家的驢,張希財暴跳如雷,派了十幾個人去了蘭草村子抓我,今晚是趕不回來?!?

    王嘉胤道:“引走十幾個太少了,我們只有四十三個人,跟刀客硬碰硬損失會很大?!?

    黃皮子道:“按照大哥您的吩咐,楊娃子趕著張希財家里的羊藏山里了,這時候張希財應該已經發現了,你放心,他會派更多的人去山里抓楊娃子?!?

    聽黃皮子這樣說,王嘉胤這才接過一塊肉吃了起來,一群人除過黃皮子話多,其余的人都默不作聲。

    每個人都知道,今晚他們要干的事情一旦泄露被官府知曉,就是殺頭的罪過。

    王嘉胤吃飽了肚子,抬起頭瞅著火光中影影綽綽的諸人低聲道:“不想干的現在就退出,只要在待到明天中午,就可以回家了,以后我們兩不相干!”

    等了片刻,王嘉胤見沒有人退出,就從柴火擔子里抽出一柄長刀,割破了手掌,讓血流在灰燼上,嗅著火堆里散發出來的焦臭味道低聲道。

    “活不下去了啊……”

    黃皮子也割破了手掌,將血滴進灰燼,壓低了嗓門吼叫道:“爺爺的老子娘已經餓死了,我回家的時候,家里的面缸干凈的就像是狗舔過一般。

    在王大哥家門口,如果不是大哥給我一碗粥喝,我也沒命了,老子是死過一回的人,只要能混個肚兒圓,老子不怕死!

    這一次,爺爺們不為皇帝打仗,不為財主打仗,也不為將主們打仗,是為了我們自己打仗!

    所有人都要聽王大哥的,誰要是不聽,亂了章法,老子第一個饒不了他!”

    眾人齊齊應諾一聲,他們本來就是王嘉胤昔日在九邊軍中的舊部,自然唯王嘉胤馬首是瞻。

    王嘉胤輕咳一聲道:“我們的人手還是不夠,事情發了,不能陷入苦戰,打開張希財家門之后,就要呼喝張家莊子的人一起哄搶。

    唯有如此,我們兄弟才能亂中取利,最后丟出他的本家張勝田來頂罪,自己全身而退。

    這一點已經跟張勝田商量好了,他已經答應。

    我們進入張家之后,快速擊敗張家的刀客,將火把一類的東西丟進張家屋子,讓張家亂起來。

    全體所有人,不以張家粗笨之物為目標,只拿輕便的金銀細軟,然后劫奪張家的騾馬,趁著張家被人哄搶的功夫,連夜離開!

    都明白了嗎?”

    眾人齊聲答應一聲,就繼續低著頭吃沒有吃完的驢肉。

    眼看著已經到了三更天,王嘉胤用一塊黑布抱住了臉,又細心地檢查了兒子王猛臉上的黑布,低聲在兒子耳邊道:“跟緊我,一步都不要離開?!?

    王猛用力點點頭,第一次參與這種激動人心的搶劫,讓王猛心跳的如同擂鼓一般。

    一隊人悄無聲息的鉆進了張家莊子,此時,夜深人靜,在人人忍饑挨餓的年月里,荒涼的村莊連狗吠聲都沒有。

    有黃皮子帶路,眾人很快就鉆進了張勝田破敗的家。

    斷了腿的張勝田安靜的坐在一張土炕上,見眾人進來了,就掀開了炕席,一個黑黝黝的大洞就露了出來。

    王嘉胤深吸一口氣看著張勝田道:“我們去幫你報仇雪恨!”

    張勝田咬牙道:“一定要殺了他!”

    王嘉胤點點道:“一定讓他家破人亡!”

    張勝田臉上露出笑意,撕開衣衫露出瘦弱的胸膛道:“快些殺了我,你們好上路!”

    黃皮子抽出匕首,獰笑著道:“老子幫你奸了張希財老婆為你復仇!”

    張勝田笑道:“他老婆多,就怕你忙不過來!”

    黃皮子嘿嘿笑道:“我會請兄弟們幫忙的,老張,走好!”

    說完話,黃皮子就把匕首刺進了張勝田的胸膛,眼看著張勝田呼出最后一口氣,王嘉胤第一個跳進了地洞……

    三天之后,王嘉胤沒了饑饉之憂,身上的煩惱卻越發的多了……

    他一直覺得自己的計劃很好,卻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以至于讓他成了府谷縣的頭號反賊!

    瞅著盤恒在山谷里烏泱泱的近一千號人,再次哀嘆一聲,他記得自己只不過是想解決一下家里的困境,順便讓昔日的老兄弟們有一口飽飯吃……

    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他卻要為一千多人的生計發愁!

    黃皮子從山腳下爬上來,單膝跪地稟報道:“啟稟大帥,末將已經探明,府谷縣黃石鎮劉氏民怨滔天,可以征伐!”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