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

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

    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

    跟云霄這樣的真正賊寇比起來,云昭這樣不三不四的賊寇根本就上不了臺面。

    人家就不娶老婆,當然,身為寨主之一,女人是不缺的,他閨女就叫云瀟,是云昭的七姐,長相明顯跟云霄不同,看樣子也是兄弟同心的結果。

    不過,云霄明顯的將這個名字跟他同音不同字的閨女看的跟金疙瘩一樣寶貴。

    擔心閨女進了云氏大宅受委屈,經常托云昭給閨女送點綢布,肉食一類的東西,直到被云娘臭罵了一通之后,才停止。

    他們兄弟不在乎的事情,到了云昭這里根本就不成?。?!

    老婆就是老婆,不是物件,兄弟的老婆不管長得多美他不稀罕,自己老婆長得有多丑,別人動一下,那就該砍手剁腳乃至碎尸萬段了。

    所以說,云昭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傳統的人。

    回到家里他就老實的躺在開始掉葉子的大槐樹底下,接受秋日最后的恩賜。

    云娘走過,見兒子閉著眼睛在睡覺,就拿來一個毯子蓋在兒子身上。

    錢多多走過來,覺得云昭本身就胖可能會熱,又把毯子給拿走,見弟弟躺在小車上曬肚皮,就把毯子蓋在弟弟身上。

    然后,云昭有十幾個姐妹,她們一個個為了表示自己是溫婉善良的女子,每個人都過來關懷一下弟弟,于是,云昭在太陽底下蓋了厚厚的好幾層毯子,鞋子都被人脫掉了,小心的掖進毯子里。

    對于這些小事,大白鵝看的真切,云昭卻毫無感覺。

    先生今天說的話對他來說極為重要,所以,他要聯系上下三千年的歷史經歷把這件事重新捋一遍。

    總體上來說,先生的說法是沒有錯的,是可行的,他唯一沒有預料到的就是滿清入關這件事。

    異族人入侵中原,都是劫掠一番之后就離開了,自從蒙元開了在中原立足的先例之后,只劫掠不入主的習慣也就不成立了。

    云昭只要一想到滿清的騎兵入關之后的種種行徑,心里就暗暗發涼。

    如果自己真的跟先生想的那樣燒掉劍閣棧道,在蜀中自成體系,那么,席卷中原的滿清就會在劫掠的過程中變得越來越強大,等滿清完成一統之后,自己在蜀中就會變成一隅!

    自古以來,以一隅之地對抗全國很少有成功的先例,云昭也不希望中原大地再被滿清屠戮一遍。

    如果眼睜睜的看著歷史再重來一遍,這是對云昭這個人最大的羞辱。

    “走出去才行??!”

    云昭微弱的聲音從厚厚的毯子下面傳了出來,如同在喊救命。

    錢少少快速的將云昭身上的毯子全部拿掉,才看見滿身大汗的云昭。

    “你不熱嗎?”

    “有點!”

    “既然熱為什么要蓋這么多毯子?”

    云昭從躺椅上坐起來,瞅著錢少少道:“誰給我蓋的毯子?”

    “你母親,還有你姐姐們,另外啊,如果不是我姐姐幫你拿掉一個毯子,你更難受?!?

    云昭看看錢少少堆在小車上的毯子斬釘截鐵的道:“你姐姐沒那么好心,他從我身上拿毯子唯一的原因就是你冷!”

    錢少少連忙把毯子抱過來堆在云昭身上。

    云昭無奈的道:“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并沒有責怪你的意思?!?

    “是我的錯!”

    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姐姐,錢少少態度非常的端正,連狡辯一下都不肯。

    云楊來的時候,云昭正在吃飯,他很自然地跟著一起吃了。

    西安城里的那場搶劫,云楊親手殺了一個護衛,所以,他拿到了二十兩銀子。

    這場劫殺,已經把這個淳樸的農家少年徹底的演變成了一個賊寇。

    他現在,處處在跟云猛學習,準備隨時隨地接手云氏老一輩賊寇的事業。

    “鐵農具已經融化了一批,六千斤上好的鐵,只要再炒出一批硬鋼,就可以鍛造夾鋼兵刃,你認為什么時候開始鍛造比較好?”

    “鐵匠呢?”

    “月牙山原來有兩個勉強可以用的,彭和尚被干掉之后,他那里的鐵匠多,我試過了,可以用。

    事后,要不要滅口還要你發話!”

    云昭搖頭道:“記住了,凡是工匠所屬,我們一個都不殺,只能籠絡,不能傷害,錢糧給多一些就是了。

    我不信這些人還會背叛我們去告官?!?

    “他們都是被彭和尚抓上山的,告官不會,找機會逃跑是一定有的事情?!?

    “那就把他們的家眷弄上山,反正都是附近的人,應該不難!”

    “先告訴你一聲,你開了這個口子,只要是個人,都想把家眷弄上山?!?

    “為什么,山底下的日子不是更好過嗎?”

    “沒法子過了,官府今年開了遼餉?!?

    “遼餉?”

    “是啊遼東平建奴沒錢了,聽我爹說,以前也有遼餉,不過不多,一畝地合下來不過一分二厘銀子,最高的時候合一斗麥子。

    今年不一樣了,遼餉被編進了一條鞭法里面,只收銀錢,不要糧食,一畝地要收三兩銀子?!?

    云昭皺眉道:“一畝地的產出那里值得三兩銀子?”

    云楊無所謂的撇撇嘴道:“官府要這樣收,小民有什么辦法?大太監黃傳亮親自督促,不交遼餉就要被官府用大枷鎖拿,什么時候交齊遼餉,才會放人。

    我還聽說,有的地方的遼餉幾乎收到一畝地八兩銀子,很明顯,官府沒打算讓百姓活?!?

    云昭驚訝的道:“怎們家怎么沒有收?”

    云楊把云昭吃剩下的半碗飯扒拉進自己的大碗,狠狠吃了一口道:“云氏主家是官身,不收,只要求捐,大娘子捐了七百個錢?!?

    “你家豈不是要交十二兩銀子?”

    “沒錯!”

    “你準備交?哦,你有銀子?!?

    云楊抬起頭看看云昭道:“你覺得我是一個憨子嗎?”

    云昭搖頭道:“你不是?!?

    “那就是了,我既然不是憨子,為何要交十二兩銀子的遼餉?”

    “官府要是來找你怎么辦?”

    “官府有力氣找到云家莊子來嗎?有本事把萬年,長安兩縣的遼餉收上來才是本事。

    我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這個大少爺,小民沒活路了,要亂了,要大亂了!

    已經有人串聯要弄死大太監黃傳亮!家里有地的小民都知道了,就你們這些不交錢的大地主還不知道?!?

    云昭聽了云楊的話之后,哪里坐的住,連忙讓錢少少叫來了管家云福,將云楊說的事情再說了一遍。

    云福絲毫沒有驚訝的意思,瞅著云楊淡淡的道:“你給我安生的留在家里?!?

    云楊點頭道:“我爹也是這么說的?!?

    云福又對云昭道:“這是官員跟太監之間的事情,無知小民只是人家手里的棋子。

    看不透也就罷了,既然看透了,我們就安穩的待著,看他們相互爭斗就是了。

    呵呵,一畝地收三兩銀子……看樣子這些官員被太監逼迫的快沒活路了,這才用上了這一招。

    少爺,里外跟我們家沒關系,等過一陣子,太監黃傳亮被百姓群毆致死之后,遼餉還是會按照以前的例份收的,今年收的遼餉應該比往年還要低?!?

    老人家說出來的話,總是透著一股子讓人安心的力量。

    云昭這種還帶著后世思維的小子,他生活的年代政治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那里可能有這種事情發生。

    按照他的慣性思維,不論是官員,還是太監敢這么做基本上都是在找死!

    都說大明朝末期混亂,那只是史書上的幾個字而已,現在目睹這樣的怪事情發生,他心里還是一陣陣的發寒……

    百姓為魚肉,真的不是一句夸張的話,而是事實。

    云昭可以很清楚的說,此次事件過后,大明朝在陜西的統治就算是徹底的完蛋了。

    百姓對官員再也不會有任何敬畏之心,朝廷在陜西百姓心中高大的形象,會徹底的崩塌。

    原本屬于劣勢的賊寇,會趁機坐大……

    云昭的嘴巴苦的厲害……自己費盡心機弄來的發展契機,跟李洪基這些巨寇迎來的社會發展紅利相比,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還以為自己身為一個先知先覺者,社會的發展紅利會被自己利用的淋漓盡致……

    現在看來,天意還是最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