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一零二章第一次搶劫(2)

正文卷 第一零二章第一次搶劫(2)

    第一零二章第一次搶劫(2)

    “出溜爺說,他今天的感覺很不好!”

    云楊往嘴里送了一塊鍋盔慢慢的道。

    “因為什么?”

    “因為你!”

    “我并沒有干涉啊,什么都沒做,什么也沒說?!?

    云楊把身子靠在樹干上道:“出溜爺說了,你年紀太小,做的第一筆買賣又太大,賊老天不會讓你如愿的?!?

    “這又是什么道理?”

    “出溜爺說,如果我們這次的買賣能夠順利,就說明你是福大,財大,運氣大的人。

    以后干什么事情都會順風順水。

    如果這筆買賣沒有做成,或者虧本,將來弟兄們跟著你有吃不完的苦?!?

    云昭皺眉道:“難道說,我的第一筆買賣只能去搶劫老弱婦孺?”

    云楊嚼著嘴里的鍋盔,含糊不清的道:“我跟錢少少的第一筆買賣很順利,第二筆買賣也很順利,就是不知道這第三筆買賣會不會順利?!?

    云昭冷聲道:“無稽之談!”

    云楊笑道:“反正馬上就要知道了,等買賣結束之后,你可以去問出溜爺?!?

    瞅著走進山腳拐彎處消失不見的糧車隊伍,云昭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變得沉重起來。

    很快,官道上就跑過來一匹馬,馬上有一個人,這個人站在山道拐角處,遙遙的看著前面的六個人,那六個人也轉過身,看著騎馬的人,相互揮手示意之后,騎馬人就一直站在拐角處,等車隊從山道拐角處露頭,這才繼續向前。

    車隊進入了伏擊圈,云霄還是沒有動彈,山坡上也沒有什么動靜,云昭,云楊,錢少少則屏住了呼吸,緊張異常。

    云昭很快就發現云霄的選擇是對的,率先進入伏擊圈的車隊似乎有問題,一些人從馬車上跳下來了,面對道路兩邊站的筆直。

    這似乎是軍隊的做派。

    云昭干脆閉上眼睛,凝神靜氣的等待槍響。

    夏日的少華山酷熱難耐,今天又沒有風,雖然站在樹蔭里,云昭的衣衫還是被汗水濕透了。

    山道上的人越來越多,天氣也越來越熱,云楊,錢少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砰!”一聲尖銳的槍響傳進所有人的耳朵,然后,云昭就看到了一個藍衣大漢捂著胸口緩緩倒地。

    “敵襲!”

    站在山道兩邊的漢子,并沒有因為死了人就慌亂起來,反而率先向冒起硝煙的地方發起沖鋒。

    “砰!”又是一聲槍響,跑在最前面的藍衣大漢應聲而倒。

    緊接著凌亂的箭雨從荒草從中飛起,蓋向正在沖鋒的人群。

    三輪箭雨過后,阻止住了藍衣人的沖鋒勢頭,而此時此刻,一群騎兵揮舞著長刀從緩坡上沖了下來。

    藍衣漢子們大喊一聲,扭頭就跑,在緩坡地帶,與騎兵正面沖鋒殊為不智。

    云昭第一次發現瘦弱的出溜爺爺騎上馬之后,整個人就變了,以前的時候,出溜爺因為老是流鼻涕,所以總要出溜一下,才得了這個名字,沒想到,他穿著薄甲,將兩柄長刀跟腰間的扣環相扣再平放之后,整個人就變成了長刀的一部分,就像是一柄巨大的鐮刀從山上直推了下去。

    云福的鳥銃一直在不緊不慢的響著,只是每響一次,就有一個藍衣人倒在地上,非常湊巧的是,云福打倒的都是對騎兵最具威脅的長槍手!

    藍衣人從最初的慌亂也平靜了下來,回到大路上,砍斷連接牲口的韁繩,將糧車圍攏成一個圈躲在糧車后面,亡命的向外射箭。

    只可惜,糧車隊伍太長,足足有兩里之地,從山坡上沖下來的強盜有的甚至比騎兵還快一些,一瞬間就混入了戰團。

    騎兵從山上沖下來,勢不可遏,跑在最前面的出溜爺,甚至縱馬越過糧車,殺進了糧車圈子里,兩柄刀左突右殺,勢不可擋。

    直到此刻,云昭發現,自己方真正加入混戰的將領只有出溜爺。

    云虎,云豹,云蛟,云霄,高杰他們居然一個都沒有出現。

    而戰場上參與戰斗的人也不足六百人。

    云昭對云楊道:“咱們其余的人都去哪里了?”

    云楊笑道:“霄叔說,我們有三千人,雖然兩千人都是用來背糧食的,剩下的一千人要是連三百人都打不過那就太丟臉了,所以分出一部人去前后兩路了,不準這些人有一個逃走。

    你放心,官道對面還有五百人,霄叔說,等敵人以為我們只有這些人,全力對付的時候,另外五百人就從對面殺過來,一次解決。

    你看,不是殺出來了嗎?”

    云昭聽到戰場上殺神=聲四起,連忙轉過頭去,立刻就發現云虎舉著一柄斬馬刀,講一個倉促攔截他的鏢師砍成兩截。

    鏢師們拼命地敲鑼,想要把分散的人手召集起來,可惜,將近一里地的車隊,處處都在作戰,想要聚攏談何容易。

    車隊尾部,已經有盜匪開始把糧食袋子往獨輪車上裝,裝滿一輛,就有一人在前邊拉,一人在后面推,迅速的脫離戰場。

    頭部的戰斗依舊在繼續,且有越戰越激烈的意思,云昭看到出溜爺滿身是血的從打開的缺口里沖出來,他的戰馬已經不見了,他自己才出來,就雙膝跪倒一頭栽地上不起來了。

    小小的車陣周圍已經倒下了一圈尸體,騎兵們紛紛拋出撓鉤,勾住糧車,然后亡命的驅趕戰馬向外拖。

    而車陣里面總有羽箭飛出來,一次次的將最悍勇的強盜射翻在地。

    云昭看的一陣陣心痛,想要從松樹上下來,卻被云楊死死的抓住。

    “霄叔跟我說了,你要是出現在戰場上,他就砍死我!”

    錢少少倒是看的興高采烈,每當一具藍衣人的尸體被撓鉤拖出來,他就高興地大叫。

    高杰躍上糧車,用盾牌護著身體,重重的砸向車陣里的敵人,其余盜匪見狀,也有樣學樣,舉著盾牌亡命的往里面跳,不一會,車陣里面就變得人擠人,慘叫聲,嚎叫聲,大笑聲,廝殺聲不絕于耳。

    “下來吧!”

    云福背著鳥銃站在松樹底下朝樹上的云昭喊道。

    “戰事就要結束了,你該看看戰場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云昭三人從樹上下來,就隨著云福走進了戰場。

    才下了緩坡,就看見一個斷了手臂的盜賊正滿地打滾的哭爹喊娘。

    云昭停下腳步,蹲在那個最多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強盜身邊,對云楊道:“按住他?!?

    云楊,錢少少連忙按住那個少年,云昭用帶子死死的勒住斷臂上方,見血不怎么流淌了,就問云福要來了一些火藥,撒在斷臂創口位置上,趁著顆?;鹚庍€沒有潮濕,就用云福的火繩點燃了火藥。

    “嗤啦”一聲響,強盜少年的斷臂處冒起一股青煙,斷臂少年狂吼一聲甩飛了云楊跟錢少少,然后抽搐兩下就不動彈了。

    云楊試探一下強盜少年的鼻息,這才松了一口氣,至少人還活著。

    再看看這個少年手臂處的斷口,已經被云福的精煉火藥燒的焦黑,血管已經封閉。

    解開了斷肢上方的帶子,雖然還是有少許血滲出來,已經比剛才往外噴的模樣好多了。

    才弄好一個,云昭的腳腕子就被一只血乎乎的手給抓住了,這個家伙的后背上撕開了一刀大口子……

    云氏強盜作戰的時候是沒有軍醫的,莫說云氏盜匪,就連洪承疇軍中也只有兩個二把刀的大夫。

    開始給人治傷了,云昭就沒時間去看戰場了。

    云福也不催促,就在一邊幫云昭救治傷患。

    “大夏天的即便是不流血了,傷口也會潰爛?!?

    云福說的聲音很輕,在他看來,夏日里受重傷,基本上就等于死亡。

    云昭低頭瞅瞅傷患絕望的目光搖頭道:“不一定,只要用最快的速度把他們送到玉山頂上,那里依舊是寒冬!”

    說完,就招來一輛雞公車,命他們卸掉糧食,一輛雞公車裝兩個傷患,要用最快的速度送去玉山。

    “戰斗怎么還沒有結束?”

    云福疑惑的朝那座早就四分五裂的車陣看了過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