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第一卷終)

正文卷 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第一卷終)

    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

    云昭并不是一個喜歡同情別人的人。

    至少,他不愿意同情張家口的那些商賈。

    資本是有原罪的,這句話很適合用在黃永發的身上,他們父子兩代人就積累了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財富,這是有原因的——他們父子都是馬賊。

    邊關一帶的明人馬賊并沒有去草原劫掠那些韃靼人,或者北元的余孽,相反,他們會跟那些草原上的人沆瀣一氣的來劫掠明人。

    那些很小的,推著小車載著貨物離開殺虎口商販們,才是他們的目標。

    殺虎口外的黃土下面,也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冤魂在夜夜哀嚎。

    云昭看待黃永發就像是在看一頭待宰的羔羊。

    不論他的實力有多么強大,也不可能強的過延綏總督洪承疇手下的九千四百名戰兵。

    對于這些戰兵們來說,只要上官能給帶來食物跟軍餉,讓他們干什么,他們一般不會拒絕。

    所以,這一次,黃永發死定了,不論他能想出什么樣的詭計,在強大的延綏總督面前,他依舊弱小的如同一只鵪鶉。

    云昭跟錢少少兩人騎著驢子上了玉山,并不需要護衛。

    因為,此時的玉山,已經被云霄給徹底的封閉了。

    因為孩子們多的緣故,云霄甚至帶人將玉山主峰徹底搜索了一遍,確定沒有什么大型野獸。

    天黑的時候,云昭錢少少終于抵達了玉山書院。

    一些沒有睡覺的學生們見云昭來了,一個個都會露出笑臉,跟他打個招呼。

    這些孩子云昭全都認識,在買這些孩子的時候,云昭特意讓他們知曉了拯救自己的人是誰。

    這些孩子的適應性很高,不用徐元壽這些先生們安排,大一些的孩子就主動承擔起了照顧小孩子的任務。

    每當云昭看到這五百個孩子的時候,心情就好的厲害,僅僅是今天,這些孩子就給云昭種植了四百畝的玉米。

    盡管年紀小,他們干農活似乎都很在行,哪怕是最小的孩子在間苗的時候也絕對不會出錯。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不是因為他們比其余的孩子更懂事,而是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

    當一個人從生下就身處饑餓的環境,生存的本能自然會教會他該如何面對困局。

    因為,不能適應的孩子活不到現在。

    所以,這里的五百個孩子,其實就是五百個堅強的生命!

    云昭見到錢多多的時候,一個皮膚跟牛奶一樣白,聲音如同夜鶯一般動聽,胸膛鼓騰騰的女奴正在給錢多多洗腳。

    此時的錢多多是慵懶的,披散著頭發坐在書院的木頭床板上,一手捧著一本書,一手抓著一根煮熟的老玉米在啃。

    云昭跟錢少少進來的時候,錢多多自然是看見了,只是,她懶得起來,只要不是在云氏莊子,只要身邊沒有外人,云昭對她來說就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云氏大少爺。

    錢多多的腳很白,甚至有一些畸形,這是纏了兩年腳留下的后遺癥,不過不要緊,她畢竟年紀還小。

    云昭懶懶的坐在木頭椅子上,搖晃著雙腳道:“你昨日下令把所有的奴隸都抽了一頓鞭子?”

    錢多多道:“是啊,抽斷了兩根鞭子?!?

    云昭道:“羅雅谷,鄧玉函對你的意見很大,你干了什么讓他們兩個人跟瘋子一樣的咆哮?

    你就不怕湯若望知道你的身份后會失望嗎?”

    錢多多把腳丫子從那個白皮膚的女人手里抽回來,用腳丫子點著那個女子道:“他們想要洛麗亞做他們的女仆。我不同意,給了他們兩個喜歡他們的女仆?!?

    云昭點點頭道:“湯若望呢?”

    “他把自己關在教堂里,沒日沒夜的懺悔,有時候還會露出后背用麻繩抽自己。

    我沒有讓羅雅谷跟鄧玉函與湯若望接觸?!?

    錢多多擦干凈了腳,就盤腿坐在床上,虎視眈眈的看著云昭,她覺得云昭似乎信不過她。

    云昭見那個異族女仆出去了,就指著她的背影道:“羅雅谷跟鄧玉函喜歡這個女人?”

    錢多多道:“不是你想的那種喜歡,他們想要保護這個女人,他們以為你還要把她當妓女一樣對待?!?

    錢少少在一邊冷笑道:“怎么不見他們保護別的妓女?長得好看的就需要保護,長得不好看的就該去死?”

    云昭看看錢多多氣呼呼的樣子,笑道:“你真的認為你可以操控這三個番僧?”

    錢多多道:“鄧玉函,羅雅谷這兩個番僧凡心不死,他們想要工錢!”

    云昭皺眉道:“多少?”

    錢多多笑道:“一年五百兩銀子?!?

    云昭笑了,歪著腦袋道:“他們真的喜歡銀子?”

    錢多多道:“沒錯,鄧玉函多少還矜持一些,羅雅谷就直接攤開來說了?!?

    “他們要錢做什么?”

    “蓋教堂?!?

    “那就給他們,給了他們錢之后,請他們去火器作坊去看看,告訴他們,我需要這個火器作坊能在明年年底造出合格的火槍出來,否則,沒錢?!?

    “湯若望呢?”

    “這個人先不用管,羅雅谷,鄧玉函會去幫我勸說他的,他遲早會加入進來?!?

    對于這些傳教士的傳說,云昭聽過很多,他們背負著傳教的使命,準備把主的光輝傳播給世人,讓每一個人都獲得主的庇佑,讓每一個人的靈魂在死后都會進入天堂,讓墮落的靈魂獲得救贖。

    當然,以上都是可以大聲向信徒們宣告的,實際上,這是另外一種侵略,以占領人的思維為目的得一種侵略。

    這樣的想法在普通人眼中或許狹隘了一些,在官員眼中就是這樣的。

    畢竟,維持統治,才是官員的天職,不論是精神上的,還是肉體上。

    跟這些人打交道,無異于火中取栗。

    錢多多的做法沒有什么失誤之處,不論是分派侍女,還是整頓那些奴隸工匠,她的做法無可挑剔。

    跟海盜講道理那就太可笑了,只有讓他們發現自己被一群更加恐怖的人統治者,他們才會乖乖的聽話,最后變成一體。

    敬畏強者,臣服強者,窺伺強者的位置,等待取代強者這就是強盜文化。

    徐元壽先生的房間燈火如晝,八位先生都聚集在這里,不知在討論什么,氣氛熱烈而緊張。

    云昭跟錢少少在窗下傾聽了一陣子,就悄悄離開了。

    “《幾何原本》《泰西水法》《農政全書》這些書都是誰寫的?”

    錢少少低聲問道,生怕聲音大了會影響到屋子里的人談論學問。

    在他看來,只要是討論學問的人都應該獲得尊重。

    “都是徐光啟的寫的?!?

    “很厲害嗎?”

    “很厲害,非常的厲害?!?

    “我們以后都要學嗎?”

    “必須要學啊,不學可怎么了得啊?!?

    “剛才聽劉章先生說泰西之學不宜太多,否則會亂了根基,讓學生無所適從,最終不能為往圣繼絕學,這真的沒關系嗎?”

    “取其精華,棄其糟粕,我們那些往圣的學問也不全都是好的,全部都是正確的,相互印證,參詳一下,或許會另辟蹊徑,另有所得。

    如果真的有所得,那就厲害了,重新開辟一個新時代也不是沒有可能?!?

    云昭,錢少少主仆一邊說著話,就沿著小小的碎石鋪就的小路走向了書院的深處。

    在他們的背后,那間由原木跟巨石混合搭建的屋子里的討論依舊激烈,甚至有瓷器碎裂的聲響。

    道路兩邊的原木搭建的小屋子里,油燈依舊亮著,一間,兩間,三間……無數間。

    讓漆黑的玉山上終于有了一片繁星。

    云昭停下腳步,眼淚忍不住蓄滿眼眶,他很確定,這一點點如同星光的燈火,在不久的將來必定會形成熊熊的燎原大火……

    第一卷終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