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

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

    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

    福聯升老店坐落在揚州東關。

    一座客棧就占據了半條街,進入天字號院子里,云春關閉了院門,整座小院子就屬于她們三人。

    掌柜的不敢派店小二過來,店小二也不敢過來,只敢遠遠地將熱水送給守在門口的梁三等人。

    沒人知道這個院子里住著的三個閨女打扮的人是誰,只知道非富即貴。

    錢多多居住的小院子之所以會價值不菲,最大的原因是這里有一棵巨大的三百多年的瓊花樹。

    每年四五月間正是瓊花開放的時候,一叢叢,一束束瓊花聚攏在一起,形成一個個盤子大小的花球。

    花色是純白色的,分五瓣,花瓣肥厚……錢多多站在花樹下,不斷地從樹上摘花瓣下來,沒有浪費,一瓣瓣的放進嘴里慢慢咀嚼。

    云春也從樹上摘了一朵花,放進嘴里馬上又吐出來,不滿的道:“又苦又澀不好吃?!?

    錢多多木然的道:“傳說吃多了瓊花的女子可以變得國色天香?!?

    云春想要問是不是真的,不過,看到錢多多那張美絕塵寰的臉,就沒有問,又摘下一片花瓣放進嘴里,這一次可沒有吐出來。

    傍晚的時候,梁三回來了,還帶著一個濃妝艷抹的媒婆。

    從走進這個院子,媒婆的目光就落在錢多多的身上再也沒有離開過,至于在她身邊不斷晃動的云春,云花她完全無視。

    “姑娘喊派婆子前來,不知有何吩咐?”

    錢多多從瓊花樹下走過來,用揚州話道:“我要你幫我找一個人?!?

    媒婆聽錢多多說的是鄉音,就眉花眼笑的道:“姑娘原來也是本鄉人,卻不知姑娘要找誰。

    婆子整日里為人保媒拉纖,也算是見過一些人?!?

    錢多多道:“我要找一個叫花婆婆的人伢子?!?

    媒婆聽了錢多多的話,似乎并不感到奇怪,施禮道:“不知姑娘是要賣人呢,還是買人?”

    錢多多道:“我缺少幾個使喚丫頭,顏色要好!”

    媒婆瞅瞅云春,云花,笑著道:“姑娘這樣的美人兒,身邊自然是要找幾個看得過去的丫鬟,如此才能彰顯姑娘的絕色之美?!?

    云春一把揪住媒婆的脖領子怒道:“誰告訴你本姑娘是丫鬟了?”

    媒婆并不害怕,瞅著云春道:“看樣子姑娘是一個受主人家寵愛的丫鬟,定是陪伴主人一起長大的家生子吧?”

    云花在一邊呆呆的道:“呀,春春,她猜的好準?!?

    媒婆笑呵呵的從云春手里掙脫出來,反手握著云春的手道:“姑娘顏色不好,卻深受主人家喜愛,這般年紀了正是干活的時候,十指還如蔥白一般,可見主家對姑娘的喜愛,切切不可恃寵而驕,讓十幾年的情分沒了?!?

    媒婆這一番話明明就沒有夸云春長得漂亮,甚至還有一些指責之意,不知怎的,這些話落在云春耳中卻格外的中聽。

    “哼,我家少爺才不會因為我干了蠢事就怪罪我,上一次我給他挑木刺的時候把他的腳刺了一個窟窿,他都只說自己命苦,怨不得我?!?

    錢多多在一邊深深地嘆了口氣,兩個愚蠢的丫頭片言數語,就把三人關系賣的干干凈凈。

    果不然,媒婆再看錢多多的時候眼神中就多了一絲玩味,再次蹲禮道:“姑娘也是從小被人調教過的?”

    云花在一邊吃吃笑道:“他是被我家少爺搶回來的?!?

    錢多多再次哀嘆一聲,在云氏待著那樣都好,就是家里人總是沒有一個上下尊卑,更何況,云春,云花是出了名的蠢。

    這樣多嘴的丫鬟,在別人家早就被丟井里喂王八了,只有在云氏,她們能活的極為開心,并且會自以為是。

    不過,如果云氏不是這種家風,她自己一介被人搶來的女奴,哪來的資格活的跟大家小姐一樣。

    “我聽說花婆婆手中有更好的人?!?

    媒婆往錢多多身邊湊湊道:“看的出來,姑娘是跳出苦海了,長成這般顏色,依舊是處子之身,主家少爺一定是一個很好的美男子。

    您說花婆婆手里有好貨色,老婆子也算是東關街上出了名的人物,姑娘想要什么樣的貨色花婆婆能給的,老婆子也能找到?!?

    媒婆說到云昭的時候,錢多多眼神都變得溫柔起來,鼻子酸酸的,又想流鼻涕,很多夜里,她都在幻想,如果在很多年前,自己要是能遇見那頭溫柔地豬該多好。

    進了揚州之后,錢多多就如同進入了夢里,一會兒眼前飄拂的是殘酷的往事,一會兒眼前出現的又是在云氏的歡樂模樣。

    媒婆的話更像是夢里邊的旁白,一點點的將她從夢幻中拖出來,重歸于現實。

    “三叔,帶這個婆子出去!”

    梁三答應一聲,揪住婆子的脖領子稍微一用力,這個瘦弱卻涂脂抹粉的媒婆就從大門里飛了出去。

    媒婆重重的摔在地上,卻不叫喊,大聲道:“姑娘既然要見花婆子,老身還是能帶她過來的,只是茶水錢……”

    梁三從懷里掏出一錠一兩的小銀錠子,丟在媒婆面前道:“把姑娘要的人帶來,回頭還有賞賜?!?

    媒婆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隔著大門向錢多多施禮道:“姑娘,是老婆子多嘴了,不過,容老婆子再說一句,花婆子手里的貨色雖然有好的,卻來路不正,大多是喪良心之后才得到的貨。

    不像老婆子手里的姑娘,都是好人家的,來路清白,姑娘要了這樣的丫鬟,至少會家宅平安,沒有那么多的怨氣?!?

    錢多多笑了一下道:“帶花婆子來?!?

    媒婆咬咬牙道:“老婆子這雙眼睛如果不瞎的話,姑娘這是跟花婆子有仇,八成是被花婆子害了。

    這是來尋仇了。

    姑娘,聽老身一句話,莫要惹花婆子,這個老腌臜貨干的全是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些事情她一個婆子背不起,她身后有人。

    我勸姑娘還是死了這條心,既然已經進了好人家,既然能跟春春姑娘一起長大的少爺,定是一位少年才俊。

    姑娘這樣的身份當主家娘子是不成的,不過以姑娘的才貌,加上還是處子之身,被少爺寵愛一生還是不難的。

    沒必要為了一個腌臜貨,就毀了你的好日子?!?

    錢多多聞言笑了,朝媒婆招招手道:“敢問媽媽名姓?!?

    媒婆顛顛的跑進大門,湊在錢多多身邊陪著笑臉道:“老身何常氏?!?

    錢多多笑道:“何媽媽,我身邊正好缺一位年長的媽媽陪伴,不如你就跟著我如何?”

    何常氏聽了也不感到意外,陪著笑臉道:“老身一生給人牽線做媒無數,也賣了無數好閨女,現在輪到賣自己,這也是老天給的報應,能碰到姑娘這樣的人,老身又覺得是老天給的恩典。

    您看,紋銀三百兩如何,從此,老身就是姑娘身邊的老奴,您要我去打狗,老身絕對不敢去攆雞。

    別看老奴年紀大了,還能讓姑娘用上幾年?!?

    錢多多從未花過這么一大筆錢,她努力的回憶著云昭一擲千金的模樣,揮揮手道:“好,我就買下你,給你紋銀四百兩!”

    何常氏這一次真的愣住了,她開三百兩銀子只是一句戲言,希望這個姑娘能絕了買她這個老婆子的心。

    萬萬沒想到,這個姑娘不但沒有講價還價的意思,反而在她胡亂出的價格上又添了一百兩。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梁三一邊冷哼一聲,這讓何常氏背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她忽然想起,梁三以及守在門外的那七八個漢子根本就不像是好人,這樣彪悍的漢子,恐不是一般人家的家奴。

    見錢多多依舊看著她,就施禮道:“姑娘,把錢交給我家老漢,容我跟老漢告辭,從今后,老奴就是姑娘房里的人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