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章最后的盛宴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章最后的盛宴

 推薦閱讀:牧神記、極品透視、劍徒之路、圣墟、武煉巔峰、全職法師、最佳女婿、頂級神豪、莽荒紀、民國諜影、伏天氏、萬古神帝、元尊、妖神記、豪婿
    第一百五十章最后的盛宴

    滿世界的人里面,恐怕只有云昭明白,在大航海剛剛開始的時候,正是開疆拓土的好時候,錯過這一波,隨著世界的秩序逐漸確定,道德倫理也已經有了基礎,人們的智慧已經開了,再想擴張土地,就變得無比的艱難。

    卑斯麥,拿破侖,希特勒,這些著名的人物,哪一個不是當時豪杰,哪一個不是在為自己的民族未來著想,如果放在現在,他們一定是舉世無雙的王。

    就因為出生的時間不對,這才折戟沉沙,沒有完成他們宏偉的理想。

    這是最后可以肆無忌憚瓜分世界的機會,云昭不想錯過,一旦錯過,他即便是死了,也會在墳墓中日夜咆哮。

    在草原上,不僅僅是李定國帶領著軍團不斷地跑馬圈地,藍田城的高杰,此時也不在城池里,按照藍田縣的慣例,軍隊不入城,所以,他的大軍正在一步步的向東方擴張。

    一步步的壓縮蒙古人,與建州人的生存空間,給藍田城重建張家口城留足時間。

    此時的河套之地已經成了藍田縣的腹地。

    這就是李定國,高杰工作的所有意義。

    當一個人的目光投射在地球儀上的時候,大明不過是地球儀上的一個角落,需要睜大眼睛才能看到他的存在,云昭想要的大明,應該在看到地球儀的時候,就能看到清楚地大明疆域。

    且不論是多大的地球儀。

    崇禎十四年的大明國內,蝗災,旱災,瘟疫才是主角,任何勢力在天災面前,能做的就是俯首低耳,等天災過后再出來繼續禍害大明。

    只有大明皇帝枯坐在皇宮中,日夜憂嘆。

    這種局面的大明,就連建州人都不肯輕易進犯,他們也害怕這場恐怖的疫病。

    跟藍田縣一樣,他們也封閉了邊境,不再允許漢人商賈踏進白山黑水一步。

    只是那個令人憎惡的云昭,卻派出大軍蠶食東方,他們不得不起兵防范。

    很多有識之士都明白,隨著這場疫病的降臨,大明皇帝對這片土地的合法統治性將蕩然無存。

    一旦疫病消失,一場更加殘酷的戰斗將在大明國土上展開。

    大明朝最后的命運將會在很短的時間里得到裁決。

    裁決是一柄劍!

    這柄劍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鋼鐵制成,三尺七寸,寬三指,劍柄上鑲嵌了一顆紅寶石,算不得名貴,也算不上鋒利,至少跟韓秀芬藍田縣名匠精心錘煉的長刀沒法比。

    已經熟讀西方史冊的韓秀芬做夢都沒有想到,她會在藍田縣的領地上,遇到一位手持裁決騎士劍,并指明道姓要她這個罪人接受教廷審判的裁決騎士!

    這件事發生在一場海戰結束之后。

    韓秀芬帶著劉明亮,張傳禮這哼哈二將剛剛打劫了三艘大船。

    這三艘船上堆滿了金銀首飾以及器皿,以及香料。

    從金銀首飾器皿的式樣來看,這些東西并不屬于東方。

    不過,她不管,只要是金子就說明價值了。

    在海上,韓秀芬是從來不管對方是誰的,她只看對方有沒有值得劫掠的價值,反正,在大海上,她沒有朋友,只有敵人。

    在拖著三艘船回到天堂島上的時候,有一個穿著鏈甲的騎士從一個箱子里跳出來,用一柄劍指著韓秀芬要求她這個搶劫了醫院騎士團貨物的罪人受死。

    他的出現,讓載歌載舞的天堂島海盜們頓時就安靜下來了。

    雷奧妮甚至親自站出去跟這個騎士要了他的騎士徽章,查驗過后,才告訴韓秀芬,這家伙真的是一個騎士,還是教廷醫院騎士團的正牌騎士。

    她甚至告訴韓秀芬,如果一個貴族在接到騎士的挑戰的時候,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戰勝騎士,并光榮的殺死騎士,另一個選擇就是向騎士道歉,并付出一定的補償之后,騎士才會饒恕她。

    在雷奧妮看來,韓秀芬殺死這個騎士輕而易舉。

    就在她準備看一場有可能比較精彩的戰斗的時候,她看見劉明亮,張傳禮兩人不約而同的在很近的距離內,向這個光輝的騎士扣動了扳機!

    他們每人扣動了兩次,雙管的短銃也就噴出來了四次火焰,然后,這個光輝的騎士的骨頭就被鉛彈打斷了好多。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甲胄很好的保護了他,此時他的身體早就可以拿去養蜂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韓秀芬下令將這個人身上的甲胄剝下來,然后再把他丟進海里去喂鯊魚。

    她相信,一個滿身都在流血的人,在南洋溫暖的海中不可能活下去。

    那柄裁決劍自然也就成了韓秀芬為數不多的收藏品。

    天堂島最好的時刻就是清晨。

    尤其是太陽還沒有出來散發它恐怖的熱量之前,海風習習,最是涼爽不過。

    只要回到島上,韓秀芬就會在太陽沒有出來之前,一個坐在臨窗的位置上,一邊享用自己的早餐,一邊翻看一下藍田縣刊發過來的文書。

    因為距離跟時間的關系,韓秀芬收到的文書大多是裝訂成的一本厚厚的書,所以,哪怕她身在萬里之外,依舊知道在大明建州發生的事情。

    今天,這本書上的一份文書她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總覺得中間好像缺少了一些東西。

    縣尊應該不會對自己有所隱瞞,如果需要隱瞞的話,那么,一定是跟所有人都隱瞞了。

    這挑逗起了她濃烈的興趣,其實,任何關于韓陵山的消息都能挑逗起她的八卦之心。

    所以,她快速的將兩顆煎蛋塞嘴里,又一口氣喝光了牛奶,最后再把兩枚拳頭大的包子迅速吃掉,就重新洗了手,準備好好地研究一下韓陵山到底在遼東干了些什么壞事!

    “八月在京城坐牢……九月就到了山海關……然后一直在山海關停留了半年之久?

    騙鬼呢!

    嗯?遼東赫圖阿拉被野人偷襲?且被付之一炬?

    努爾哈赤妃子自盡?

    不用想了,一定是這個混蛋干的,他對女人就沒有半點的憐惜之意!”

    如果說韓秀芬還對哪一個男子還有一點念想的話,一定是韓陵山!

    想起書院最后一場大比她跟韓陵山惡戰的場面。

    韓秀芬剛剛升起來的一絲遐思立刻消退的干干凈凈。

    那一戰,韓陵山弄斷了她的胳膊,她也弄斷了韓陵山兩根肋骨……從結果看,兩個人在那一刻都想弄死對方!

    韓秀芬繼續翻看裝訂本文書,等她看到韓陵山下了潮州之后,這家伙的記錄又消失了半年之久。

    不知怎么的,她立刻就聯想到了鄭芝龍之死,以及大明沿海港口被荷蘭人炮擊的事情……再加上自己馬上就要接收三艘荷蘭武裝商船的事情,那么,韓陵山的行蹤就不難猜測了。

    “這也該是那個家伙干的?!?

    韓秀芬有些遺憾的合上書本,且有些顧影自憐……那個家伙已經可以以一己之力鬧得敵人翻天覆地的,而自己……只能在窩在海上當一個不出名的海盜。

    “大當家的,大當家的,你快來看??!”

    雷奧妮帶著古怪口音的大明話在樓下響起。

    韓秀芬皺著眉頭朝下看了一眼,發現雷奧妮手里拖著一張漁網,漁網里似乎還有一個人。

    “那個騎士沒死,居然沒死,我們從懸崖上把他丟下去,他居然繞過半個島,又從海灘上爬上來了。您說,這是不是主顯靈了?”

    “咦?”

    聽雷奧妮這樣說,韓秀芬非常驚訝,仔細看看被雷奧妮揪著頭發露出來的那張臉,果然是那個叫囂著要自己受死的騎士。

    那個家伙不但沒死,還不斷地張著嘴向她激烈的說著什么,也就是他的嗓子被海水泡壞了,說話的聲音極為沙啞。

    “他說您是魔鬼,還說您將來一定會下地獄,主的審判之光會一直等著你,直到將你的**跟靈魂一起毀滅!”

    韓秀芬皺皺眉頭道:“那就把他再從懸崖上丟下去,這一次給他的腿上綁好石頭,看看他還能不能再活過來,如果這樣都活了,我就接受他的挑戰?!?

    雷奧妮聽韓秀芬這樣說,顯得極為興奮,她叫來海盜,在這個人的腳上綁好了一個鐵球,還大發慈悲的給這人喝了一瓶酒,喂他吃了一些東西,然后就興高采烈的帶著海盜們扛著這個家伙。

    再次來到懸崖邊上,把他丟了下去,臨別時,還對那個騎士說:“主會保佑你的?!?

    眼瞅著那個家伙砸在海面上漸起大片的浪花,眼看著他在海面上連掙扎一下的動作都沒有,就被鐵球拖去了海底,雷奧妮多少覺得有些掃興。

    “醫院騎士團的人也在海上討生活,不過,他們一般不來南洋,他們的主要目的是新大陸,我聽說,新大陸上的太陽王非常的富庶,他們的金子多的數不過來。

    太陽王不但富庶,還很愚蠢,我們的力量不夠強大,船也不夠大,沒法子穿越整個大洋也參與對太陽王的搶劫。

    既然他們已經出現在了南洋,那么,他們還會連續不斷的出現,就像討厭的蟑螂一樣,你發現了一個,后面就會有一百只!”

    沒能有機會搶劫太陽王,雷奧妮覺得很是可惜。

    韓秀芬微微一笑,撫摸著雷奧妮的金發短發道:“會有機會的,一定會有機會的?!?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