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一五四章外強中干的藍田艦隊

正文卷 第一五四章外強中干的藍田艦隊

    第一五四章外強中干的藍田艦隊

    玉山書院教會韓秀芬第一個做人道理就是——老子是自己的主人!

    原本云昭認為用獨立人格稱呼這個道理的,可是,書院里的混蛋們認為這樣說比較直指人心。

    在書院里,你可以說你是別人的爸爸,可以自稱老娘,這都沒關系。

    一旦你說出你你是老子的奴隸一類的話,事情就很嚴重了。

    不請吃一頓價值一個金幣的豪華大餐是過不去的。

    現在聽到了更加嚴重的名譽侵犯,韓秀芬就決定用自己的長刀給自己討回一個公道。

    從上而下的戰斧被單薄的長刀橫擋之后,巨漢雙手按住戰斧用力向前推,韓秀芬的腳下如同生根一般,巨漢雙臂肌肉墳起,卻不能前進一步。

    在他眼中,面前的女人只是一個看起來稍微有些強壯的黑發女人,萬萬沒有料到,這個女人的力氣居然會這么大,那雙看起來不算粗壯的手臂,如同鋼澆鐵鑄的一般,他不但不能前進一步,反而被這個女人推著緩緩后退。

    此刻,面對韓秀芬兇惡的眼神,巨漢終于不敢盯著韓秀芬看,也不敢撤回戰斧,只希望自己的伙伴們能看到這里的窘境,能幫助他一下。

    只可惜,這些打海戰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人,肉搏戰卻凌厲的讓人吃驚,他們就像是一只精確地殺人機器,不論遇到多少對手,他們都用六個人組成的小隊迎戰,并且能戰而勝之。

    這是該死的軍隊啊。

    巨漢被韓秀芬推著緩緩后退,等他背靠船舵的時候,他終于退無可退,拼盡全身力氣才能將手中的戰斧以及長刀推回中線。

    可惜,隨著這個女人一聲厲嘯,從戰斧上傳來一道無可匹敵的力道,沉重的戰斧后腦砸在巨汗的臉上,他能清楚地聽到自己下顎骨碎裂的咔吧聲。

    緊接著,他的全身乃至靈魂都被疼痛淹沒了。

    裴玉林帶著一支小隊扼守著船艙出口,用長矛,手雷不斷地將那些想要離開船艙的荷蘭人堵回去,偷空朝韓秀芬所在的方向瞅了一眼,立刻就收回了眼神。

    那個比韓秀芬高出兩個腦袋的巨漢,如今正在承受韓秀芬狂風暴雨一般的打擊,就像暴雨中的芭蕉葉……

    韓秀芬收回拳頭的時候,巨漢軟軟的倒在船舵下。

    船舵很高,很大,韓秀芬的臂展不夠,她就踩在那個巨漢的身上,開始從容的操控這艘戰艦。

    而裴玉林這些人已經清掃干凈了甲板,就用手雷開路,一層層的搜索船艙。

    當這艘卡拉克大帆船離開了荷蘭人的艦隊,并且筆直的向第二艘卡拉克大帆船撞擊過去的時候,第二艘正在跟劉明亮,張傳禮兩艘戰艦作戰的卡拉克大帆船,被夾在中間接受炮火的洗禮,根本就無暇顧及。

    兩艘巨艦在海上相撞的結果是慘烈的,一陣陣吱吱呀呀的木料碎裂的聲音傳來之后,這兩艘船就牢牢地嵌合在一起,從藍田號上跳過來的海盜們,就從第一艘帆船上跳上了第二艘。

    巴德覺得自己就要死了,他身邊的黑海盜人數越來越少,而對面那些骯臟的荷蘭水手的數量越發的多了起來。

    就在他雙臂酸麻的快要提不動刀子的時候,腳下的大船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左邊的甲板頃刻間就坍塌了。

    不是向下坍塌,而是向上飛起,原本緊緊圍困巴德的荷蘭人一瞬間就少了一半。

    巴德也被這股巨大的推力推動著沖進荷蘭水中群中。

    趴在甲板上,就能看見船舷上有一個巨大的洞,海水正瘋狂的涌進船艙。

    感覺到這艘船就要沉沒了,巴德顧不上跟身邊的荷蘭水手糾纏,抓住一根纜繩,不管不顧的就蕩了出去。

    等身體蕩到最高點,巴德大叫一聲就松開了纜繩,這時,他才有功夫去看自己周圍的環境——到處都是船,卻沒有一艘船在關注他。

    “噗通”一聲掉進海里,巴德抓住了一塊破爛的船板,抖掉臉上的海水準備喘口氣,眼睛才睜開,就看見一大片陰影向他籠罩下來。

    “不!”

    巴德絕望的大叫了一聲,就鉆進了水里。

    兩艘軍艦在不足十丈的距離內相互開炮,在這個距離內,無論是什么樣的炮彈都能給對方帶來極大的傷害。

    船舷碎裂,火光飛濺,大海也似乎被這場戰爭從睡夢中驚醒,起伏不定的海浪一會將兩艘戰艦拖拽在一起,等他們廝殺一陣之后再把他們遠遠地丟開。

    近距離的戰斗給了藍田海盜極大的便利,當三艘卡拉克戰艦上相繼出現了藍田海盜旗之后,守在艦隊最尾部的一艘武裝商船,拖著一股濃煙,亡命的馬六甲海峽的出口航行。

    不過,從他們船上已經熊熊燃燒的船帆來看,他們跑不遠。

    一艘船跑了,其余兩艘被重創的武裝商船卻沒有逃跑的意思,其中一艘甚至不顧自己船上的大火,從艦隊序列中離開,果斷的向僅存的一艘卡拉克大帆船靠攏過來,用自己的船身替卡拉克大船抵擋藍田海盜的炮火。

    在重炮的轟擊下,這艘已經沒有希望的武裝商船被打的稀爛,船艙里的火藥被熾熱的炮彈點燃,一聲巨響之后,氣浪夾雜著碎裂的木料四散飛濺。

    一艘巨大的武裝商船,僅僅在幾個呼吸之后,僅存的船艙下沉,至于他的其余部分就變成了海上的垃圾隨波逐流。

    韓秀芬早早回到了藍田號上,這艘船同樣受損嚴重,船舷上滿是大洞,好在大部分的洞都在吃水線以上,一群藍田海盜正在匆忙的修理戰艦。

    從望遠鏡里韓秀芬清楚地看到,王通帶著六號船與雷奧妮的武裝商船改裝的雷奧妮號戰艦,正在一左一右追逐那些運轉靈活的土人小船。

    雖然總是有密集的箭雨落下來,這對兩艘巨艦來說并不是問題。

    他們甚至沒有動用火炮,只是用船頭的巨弩一只只的將那些想要竭力靠近他們戰艦的小船一一射穿。

    不時

    等這些絕望的土人撕扯下船上的偽裝之后,這些小船很快就變成了一艘艘火船,順著海流向巨艦圍攏過來。

    “召回雷奧妮跟王通,這樣的糾纏沒有意義?!?

    一同回到船上的裴玉林立即扯起了號令雷奧妮跟王通回歸的旗子。

    兩艘巨型武裝商船丟出手雷炸碎了堵路的小火船,加入到了這邊已經快要到尾聲的戰斗之中。

    荷蘭人依舊頑強,在他們錯誤的認為他們的跳幫作戰要比海盜更強的時候,這場戰局已經不可避免的向不可預測的方向滑落了。

    藍田縣這邊使用了大量的短火銃,弩弓,手雷這些近戰利器,這讓荷蘭人引以為傲近身作戰完全失去了威脅。

    這一戰,在火炮的使用上,藍田強盜遠不如荷蘭人,只要看看藍天海盜幾乎被摧毀掉的戰艦就能看出來。

    假如這場戰斗不是在海峽的最窄處,而是在寬闊的海面上,更加善于操持戰艦的荷蘭人會在追逐戰中將藍田海盜的船一只只的轟爛。

    他們偏偏被韓秀芬昔日輝煌的海戰功績迷惑了。

    他們以為面對的將是一群比鯊魚還要危險的海盜,一群比最好的水手還要善于操控船只的海盜,他們甚至不知道他們將要面對的是一群剛剛從陸地來到海上的山賊。

    隨著雷奧妮跟王通的歸來,被藍天海盜壓制在船艙里負隅頑抗的荷蘭人終于有人投降了。

    緊接著一個白胡子船長眼角含著眼淚吹響了一支銅號。

    掛在桅桿上的荷蘭人的戰旗也緩緩飄落。

    那些還在戰斗的荷蘭水手們,一個個安靜了下來,放下手里的武器,坐在甲板上,有的點起了煙斗,有的喝起了酒。

    戰敗了,接下來就接受失敗的命運就好。

    大海從來都不曾對誰仁慈過,勝利是上帝才能操控的事情,作為水手,作為戰士,只要負責戰斗就好。

    現在,是上帝讓他們失敗了,是神的旨意。

    等藍田海盜徹底控制了這些破破爛爛的船只之后,韓秀芬發現,自己只剩下三艘船還能繼續戰斗的船只了。

    六艘由商船改裝的黑魚船只有兩艘還漂在水面上,剩余的四艘船,已經全部沉沒了。

    戰力更強的武裝商船改造的三艘戰艦雖然沒有沉沒,卻已經破爛不堪了,如今,只能算是勉強漂在海面上罷了。

    荷蘭人的七艘船也同樣破破爛爛,那艘逃走的武裝商船就停在不遠海岸上,船上的火勢還沒有被撲滅,大火熊熊的很快就引爆了船艙里的火藥,一團火球升起之后,很快就蕩然無存了。

    巴德暴跳如雷的要殺死所有的俘虜,卻被韓秀芬一拳就給打的昏過去了。

    這一戰,戰損最嚴重的就是黑海盜,損失了將近兩千人。

    韓秀芬去看了每一艘船,也看望了所有的傷患,就目前而言,這樣的一只船隊,沒有辦法回到天堂島母港去的。

    眼前的馬六甲河就成了最方便的海港,只要說動默罕默德王,就能找到足夠多的人手將這些受損的大船拖進馬六甲河進行修理。

    于是,悠悠轉醒的巴德,就乘坐了一艘小舢板,扛著一面白色旗幟去找默罕默德王商量進馬六甲河修整的事宜。

    畢竟,藍田眾跟默罕默德的戰爭剛剛結束,該商量一下和平共處的事情了。

    這一次韓秀芬開出了默罕默德王不能拒絕的條件——將俘虜的荷蘭人以及繳獲的火炮分他一半。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