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正文卷 第三十章也無風雨也無晴

正文卷 第三十章也無風雨也無晴

    第三十章也無風雨也無晴

    張二狗悄悄地將頭探了出去,四處瞅瞅,然后又快速將腦袋縮回來。

    背靠在土坑里的楊平道:“看見什么了?”

    張二狗道:“什么都沒看見?!?

    楊平嘆口氣道:“我們已經快要抵達長沙了,要是還抓不到足夠數量的賊寇,隊長不會饒過我們的?!?

    張二狗無奈的道:“要不,我們進長沙城?”

    楊平橫了張二狗一眼道:“胡說八道,要是能進長沙城,將軍早就進去了,輪不到我們,走吧,回去?!?

    張二狗打一聲唿哨,野地里便站起來了七八個身著黑衣的藍田軍卒,隨著楊平的指令端著自己的火槍,不理會長沙城外驚慌的人群向回走。

    “頭,你說將軍要那么多的俘虜做什么?”

    “種地,干活,整修武昌城?!?

    “你說,這里的老百姓干嘛這么怕我們,明明我們比楊文秀待百姓好?!?

    “主要是我們縣尊的名聲不好,百姓們被嚇壞了?!?

    “胡說八道,縣尊多好的人啊?!?

    “我們知道,你指望這些百姓知道?當年縣尊派人在武昌城殺左良玉閨女的事情,城里算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就給百姓留下一個縣尊更喜歡殺人的種子?!?

    “怎么殺的?”

    “密諜司十一個密諜甲士殺透長街,據說誤傷不少人?!?

    “哦,該殺!”

    一群人一邊走一邊聊天,等走出楊文秀所屬視線之后,他們才從散兵線回歸了隊列,排著隊向落日的方向走去。

    才回到軍營就發現今天的軍營與往常有很大的不同,就連經過的各道崗哨上的兄弟,都站的筆直,目視前方對他們這群人歸營視而不見。

    而軍營里亂七八糟的模樣完全看不見了,泥地上都看不見一根草。

    平日里喜歡躺在躺椅上睡覺的百戶隊長此時穿著整齊的軍服站在一個房子門口,排在隊長前邊的是千夫校尉,跟自家隊長一個模樣。

    軍營里多了一些陌生的家伙,這些人同樣穿著黑衣,只是他們的胸口上只有一塊黃銅牌牌,上面沒有任何標記。

    一個上了年紀的黑衣人見他們這群人帶著武器回營了,就走上前來,用查看奸細一樣的目光掃視一遍楊平這些人。

    確定他們是自己人之后,就傲慢的朝左邊指指,示意他們從那邊走,不準繼續前行。

    楊平,張二狗等人被這個沒有標記的黑衣人的無禮模樣激怒了。

    “你們是哪里的輔兵?”

    上了年紀的黑衣人見楊平發怒了,反而露出了一絲笑意,用指頭撣撣自己的胸牌道:“玉山城的輔兵云大,見過隊正?!?

    “你沒有敬禮!”雷恒軍中一向重視禮儀,輔兵見正兵還是需要立正敬禮的,不管面前這人是誰,楊平覺得自己堅持規矩就不會有錯。

    云大笑道:“別找麻煩,從左邊歸營吧,看你們也在外邊忙碌了一天,回去休息吃飯吧?!?

    楊平還想繼續質問一下,卻被張二狗從背后扯扯袖子,隨著張二狗的目光看過去,發現自家大隊長正怒視著他們。

    楊平忽然想起軍中的一些傳說,心頭一凜,也不說話,就準備帶著部下繞道回營房。

    “回來了?”

    一個平和的聲音從房門處傳來。

    楊平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身著黑色軍服的青年男子,正朝他們這群人走過來,而跟在這個青年人身后的人赫然就是雷恒將軍。

    “回稟上官,七營六隊第七小隊隊正楊平歸營?!?

    云昭看看這十個滿身泥水的軍卒,沒看見他們帶回來什么戰利品,就微微笑道:“怎么,沒有收獲?”

    楊平大聲道:“回稟上官,城外全是百姓,沒有找到賊寇?!?

    云昭聽了楊平的話回頭瞅瞅雷恒道:“還不錯,至少沒有養成殺良冒功的壞習慣?!?

    雷恒陪著笑臉道:“怎么軍中可不興這個?!?

    說完話,就對楊平道:“歸營吧?!?

    楊平等人鄭重的敬禮之后就跑步從左邊歸營了。

    云昭背著手在營地里走了兩步對雷恒道:“說是拿下武昌就好,你們怎么跑到長沙城下了?

    這中間,可隔著七百里地呢?!?

    雷恒笑道:“縣尊有所不知,我們進駐武昌之后,岳陽的敵軍也撤退了,王賀憑借自己的一些伙計就占據了岳陽,既然都是自己人,自然也要把岳陽納入大軍護衛圈子。

    這岳陽到長沙不就剩下三百里地了,咱們的哨探抵進監視長沙敵軍,這不,前進營地可不就在長沙三十里地以外了嗎?”

    云昭嘆口氣道:“張秉忠的義子楊文秀就沒有找你的麻煩?還是說,你在故意找楊文秀的麻煩?”

    雷恒道:“大軍在外靡費甚巨,若無寸進,有負縣尊所托?!?

    云昭笑道:“算了,軍人若是沒有進取心,也算不得一個好軍人,不過,你要做好被張國柱,韓陵山他們的埋怨的準備。

    土地是拿下來了,如果治理跟不上,這也是一個很大的麻煩,拿下來跟沒拿下來有什么區別?

    按照我們的計劃,你必須等張秉忠全盤拿下江西,然后才能進軍大湖以南?!?

    雷恒笑道:“咱們如果不在后面逼迫一下張秉忠,這些賊寇就不愿意賣命進攻江西?!?

    云昭見雷恒有些無賴,就笑道:“好了,跟我回岳陽,別給張秉忠太大的壓力,你要體恤一下人家,江西的官兵,士紳們這一次算是在咬牙抵抗呢。

    一時半會,張秉忠還奪不下江西?!?

    雷恒咬咬牙道:“末將以為,我們應該盡快拿下湖南與江西,爭取打通與福建的聯系,這樣,潮州這片飛地就活了。

    我聽說施瑯與朱雀如今在潮州的日子并不好過,西南海商們已經結成聯盟準備共同對付他們呢?!?

    云昭白了雷恒一眼道:“施瑯,朱雀他們的處境我比你清楚,你就沒有想過,我們一旦如你所說打穿了這條通路,崇禎皇帝就會丟掉一大半的江山,而西南這些地方在我們的力量沒有完全進駐之前,會成無主之地。

    到時候又是遍地的草頭王,而安南都統使司的交趾人,如今已然脫離了我大明統治,一旦西南與大明失去聯系,安南一帶就會大亂。

    如今,鎮南關諸位守將還算勤勉,宿衛國土兢兢業業,錢少少的使者已經去了鎮南關,那里的守將多為戚家軍舊部,希望能說動他們。

    所以說啊,條理很重要,別著急,有你們急如星火一般進攻的時候?!?

    雷恒見云昭只批評了自己向前冒進的事情,卻沒有說他他將這條戰線變粗的事情,心中也就有了計較,既然不能將戰線拉長,那就擴粗好了。

    跟賊寇們打交道這么長時間了,雷恒已經看清楚了這些賊寇們色厲內荏的本質。

    不僅僅賊寇們是色厲內荏的貨色,就連大明官兵也是如此。

    自從離開了關中,整個軍團將近八萬人連一場像樣的仗都沒有打過,這才是最讓雷恒郁悶的事情。

    雷恒在恨天下無敵手,洪承疇卻正在苦苦支撐。

    眼看著建奴步卒潮水一般的撲上來,又潮水一般的退下去,每一次交戰,都會在城下遺留很多的尸體,都讓洪承疇雙目通紅。

    因為,雙方戰死的將士都是漢人。

    火炮還在零星的響動,每一聲響,都會在撤退的敵軍群中留下一條血肉模糊的空隙。

    “督帥,孔友德的人馬退了,吳三桂的騎兵追殺出去了?!?

    宣府總兵楊國柱匆匆的前來稟報。

    “吳三桂兵馬不可離開城池百丈,這一點交代了嗎?”

    洪承疇坐直了身子,撣撣身上的灰塵淡淡的道。

    楊國柱點頭道:“這一點吳將軍應該明白?!?

    洪承疇笑道:“在這松山堡如果能讓建奴流干血,我們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楊國柱道:“孔友德這個狗賊是死心塌地的要為建奴賣命了,接連攻城六次,且死戰不退,昔日在毛文龍麾下與建奴作戰之時,也不見他如此賣力?!?

    洪承疇冷笑一聲道:“不過是冢中枯骨而已?!?

    炮聲停止,吳三桂的騎兵已經出現在城下,追殺敵軍一陣之后,見,建州騎兵在緩緩逼近,在聽到一聲鑼響之后,也就收兵回城了。

    此時天色漸漸暗下來了,洪承疇看看天邊的烏云,對楊國柱道:“今晚恐有暴雨,對火炮,鳥銃不利,需提防建奴偷襲?!?

    楊國柱道:“末將明白,定不讓建奴得逞?!?

    吳三桂的騎兵歸營了,對面的建奴騎兵也就緩緩退下,隱約能聽見對面的號令聲,看樣子,今日的戰事應該告一段落了。

    回到帥帳,洪承疇洗漱一下,老仆洪福就湊過來道:“相公,藍田來人了?!?

    洪承疇坐在桌子面前端起飯碗道:“來的是誰?”

    洪福道:“遼東密諜司首領陳東?!?

    洪承疇皺著眉頭道:“怎么是他來了?云昭說不會輕易動用密諜司的人來聯系我?!?

    洪福笑道:“您聽聽縣尊的說法也不會有什么壞處?!?

    洪承疇點點頭,洪福就走了出去,不大功夫一個笑瞇瞇的年輕人就走了進來,先是抱拳施禮,然后就迅速的道:“縣尊問督帥好?!?

    洪承疇放下手中的碗筷道:“縣尊想要我做什么?”

    陳東笑道:“縣尊說,如何作戰是督帥的事情,他不會過問,不過,來自密諜司的兩百黑衣眾已經進入遼東,這支力量完全屬于督帥調遣。

    卑職是前來送信物的?!?

    話說完了,就從懷里掏出環形玉佩交給了洪承疇,并小聲道:“青龍升天,為最后切口?!?

    洪承疇把玩著手里的玉佩,瞅著陳東道:“看來縣尊認為老夫次戰必敗?!?

    陳東笑道:“縣尊絕無此意,這樣做只是為了預防萬一?!?

    洪承疇點點頭,就把玉佩揣進懷里,重新坐下吃飯,卻一言不發。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